????而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云雾飘绕、峰峦叠嶂,扑面而来的不是山谷间的清新之气,而是阵阵的血腥味。

????定睛一看,满处尸横遍野,鲜红色的血,紫褐色的血,滴滴答答地流淌着,凝固着,宛如战场一般,冲击着依可的视线,让她不由得毛骨悚然。

????缓缓步入,越过一具具尸体,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在白烟的另一端,伫立着好几道身影。

????“晴儿……”辰逸低唤声,扯住她的衣摆,试图止住她前进的步伐。

????然而依可却似乎听不见他的呼喊,甚至挣脱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去,呆怔地注视着悬崖边上的男子,心徒然一紧。

????白衣翩翩,墨发飞扬,俊容下洋溢着笑颜,明媚璀璨却达不到内心,徒留于表面,修长的指尖随意的夹着一张纯金的月牙形面具,立着悬崖边上,任凭山风呼啸而来,衣襟被吹得沙沙作响,好似一个不慎,他就会随之而飘落。

????“冷洛夜……”依可下意识的急急出声道。

????听到呼唤声,洛夜侧眸一望,看到自己日日夜夜所想念的人,嘴角倏地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丫头,你真慢!”

????依可不明所以地盯着他一会,片刻之后环视四周,却意外发现,往生崖顶竟有着如此大的石台,中央刻着一个巨大的五角星,南轩渊就站在正中央,威风凛凛,一双鹰目狠狠地瞪着她,“反我,就为了这丫头!”

????洛夜讥讽一笑,问道:“父皇觉得孩儿会是情种吗?”

????“竟然如此,太子又为何反主子呢?太子明明知道,主子在你身上花费了多少心血和精力。”伫立在石台下的言伯劝诫道。

????“心血和精力吗?好像真的蛮多。十一岁,我在冰天雪地里苟且偷生;十二岁,我在狼群里苟延残喘,十三岁,我被当做药炉练成毒人,十四岁……”他缓缓道来,脸色平稳没有半分情感波动,好似在叙述着别人的故事一般,冷静得令人心惊。

????听到这番话,依可眼眸一阵紧缩,身体不自主颤抖一下,心阴成一片死灰,怔怔地看着他。从来都知道洛夜一定经历了许多,却不想,他的经历远比想象的还要痛苦,煎熬。十几岁,自己还是在动物公园里观看动物的懵懂女孩,而他却是被动物当成猎物生活着。

????几乎在洛夜说完那段话,周围就陷入空前的寂静,所以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他身上,同情,怜悯,心寒……

????“可是主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太子能够统领天下啊!”

????“南轩渊不过是一味的利用我家公子而已,他从未想过让公子登上九五之尊。”一声尖锐地女声响起。

????依可顺着声源望去,北锦颜、赤染、还有一位身形与洛夜相差无几的清秀男子伫立在石台另一侧,满脸戒备地盯着南轩渊,想来那男子定是前几日假扮冷洛夜之人,而刚刚的那声尖锐地女声则是出自赤染之口。

????“放肆,哪里轮得到你说话。”说着,南轩渊运功,挥起一阵凌厉地掌风顺势就向赤染袭去。

????冷洛夜冷冷一笑,一丝异光滑过眼睑,指间上的面具,轻轻一弹,瞬时疾如闪电,迎向掌风,劈开,直直地朝着南轩渊而去。

????那速度快得只是眨眼一刹,南轩渊本能的低手相挡,不想却被震得倒退了好几步,只觉一股热流急涌上喉间,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而抵挡的右手已然麻木。

????他惊愕住了,惊异地盯着自己的儿子,千夜的武功何时变得如此高深莫测,他竟隐藏得那么好。

????“南轩千夜,你到底隐瞒了多少?”南轩渊像是被惹急的豹子一般嘶吼着。

????洛夜轻轻一笑,扬起的声调带着几分戏谑,“别急吗?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所有的真相,并且一刀一刀慢慢的折磨死你。”

????他用开玩笑似的语调说着如此狠辣的话语,让人更加的不寒而栗。

????南轩渊脸色霎时一白,踉跄地退了几步,生平第一次的胆怯,竟是自己一手培养的儿子所赐予。

????“这算什么,当年你不能手刃自己的生母,现如今却可以手刃生父吗?”看不下去的南轩傲,气愤地质问道。

????闻言,冷洛夜先是一怔,继而放肆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一声声愤恨绝然的笑声,在山谷间一遍又一遍地回荡着。

????那声音很冷,很尖锐,就像漆黑的夜空中,划过天际的响雷,那般鬼魅,尖利。

????“三哥知道吗?小时候,我以为母后是为了我,才选择死亡;我以为是辜负了父皇的希冀,才会获得如此严厉的对待。怀着那样的心,渡过雪地的寒冷,渡过狼群的厮杀,渡过毒药蔓延全身的痛楚,一步步熬过来,结果到头来,什么都不是,一切不过是他的私欲、贪欲、仇恨所造就的。”

????“不,当年父皇之所以会如此狠心的对待玉后,是因为他知道月怜星是你同母异父的亲姐姐,是玉后背叛父皇在先。”南轩傲忍不住将这个秘密脱口而出,他不想毁了玉后在千夜心中的形象,所以从来不说。

????“我知道!但我母后从未背叛南轩渊。”他一字一句道,脸上挂着少有的严肃神色。

????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怔住了。

????震惊万分地盯着他。

????“从未?你母后就是个贱人,而你这个孽障也是我南轩渊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南轩渊失控地咆哮着,寒眸中夹杂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和恨意。

????“耻辱?”洛夜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南轩渊,为了一统天下,让你二十年来一直面对这耻辱,真是幸苦你了。”

????南轩渊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南轩傲更是张大了嘴,不知所措地来回望着自己的父皇和弟弟。

????此时此刻,依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心中复杂的情绪,只觉得鼻尖有些酸涩,眼眶有什么东西要滑落。她一直知道洛夜足够坚强,所以肆无忌惮地利用伤害他,结果表明他的确足够坚毅,只是所隐忍的是她连想都想不到的痛楚。

????辰逸也不由得佩服起冷洛夜,或许,月老城主的预言是真的,他极有可能成为的天下的霸主,忍旁人所不能忍,行旁人所不能行。

????☆、185章 惨白的真相

????只见他掀起衣摆,露出手臂,一条栩栩如生、凌空腾飞的金龙赫然出现,恍若汇聚着万丈光芒,沿着他的手臂直冲而上。

????所有人都震撼住了,如此霸气的金龙,相较于依可手腕上的金龙,更大,更具灵性。

????他轻蔑一笑道:“你想要就是这个!”

????南轩渊没有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洛夜手上的龙,如鹰般锐利地眼神带着捕获猎物的兴奋。

????看着南轩渊兴奋的神色,洛夜笑得更加灿烂。

????“你手上真的也有左龙右凤?”晨逸诧异道。

????“左龙右风?”洛夜嘴角微微弯起,抬起右手,露出胳膊,光洁白皙,没有任何的东西。

????众人一愣,只听他接着说道:“这天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左龙右凤,不过是月老头利用龙氏传人的一场骗局罢了。”

????什么?

????所以人再次怔住了,一片惊愕。

????就在众人茫然之际,默不出声的北锦颜上前一步道:“公子的生母玉后,全名为龙玉姬,是龙族唯一的后人。三百年前大地的最高统治者,唯一的皇就是龙氏一族,而圣族月氏,现如今的南轩、云银、雪域、凤麟皆是龙氏的臣子。

????三百年前,作为国师的月氏爱上龙皇,至死纠葛,然而龙皇却爱上来自民间的一名普通女子,月氏因爱生恨,以自己永世不得超生为诅咒,设下两道巫术,其一便是龙族灭,五国立,其二便是龙氏一族再无男嗣出生。”

????“那冷洛夜呢?”依可下意识的出声问道。

????“公子是龙族三百年来第一次产下的男嗣,原因在于月老城主强占了玉后,令其产下月氏族人——月怜星,因而才得以破解诅咒,产下公子。”

????闻言,月怜星怒道:“一派胡言!”

????“是不是胡言,听我说来便是。凤城月氏至龙族亡后,就再无预言者,无知晓巫术之人。月老城主的生父眼见凤城逐渐衰败,即将沦为四国争先吞没的肥羊,为保凤城,利用血咒将几百年来一直藏匿于浊谷中的龙族后人引出,试图以此挑拨各国。却不想,血咒一出,连带着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他更加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爱上龙族后人,甚至于生下月氏族人,破解诅咒。

????当年玉后一心只爱着南轩渊。俩人曾是羡煞旁人一对,只可惜南轩渊的野心太大,皆连□□各国,令各国国主勃然大怒,试图联盟与之对抗,也就是在那时月老城主乘虚而入,令其身中剧毒,命悬一线,玉后为了救他,被月老城主所沾污。

????再后来,玉后产下公子紫光大现,公子一出生就带着龙族传人的标志——金龙烙印,南轩渊这才知晓了玉后的身世,欣喜若狂。只因龙族才是天下真正的主宰者,可惜龙族的皇位只传男不传女,所以金龙烙印也消失了三百年。因而在成|人礼之前,南轩渊简直把公子和玉后捧在手心里一般宠。

????而在公子出生那刻,月老城主为了自己私欲,向天下人撒下弥天大谎,说出那个预言为的是牵绊住南轩渊,因而还收了云银、凤麟、雪域三国的皇女为徒作为筹码。云银当时又恰逢政局动荡不安,皓宗女帝将云银的国玺--灵龙印镶嵌在云银晴的左手腕上,为保他日,云银晴能凭国玺顺利登基为皇。所以,月老城主最后选中了云银晴,依样画葫芦将凤城的凤玉印也镶嵌在云银晴的右手腕上,这才有了所谓的左龙右凤。

????当然,南轩渊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深信这预言。之后,他不知从哪里得知云银晴就是所谓的左龙右凤,继而助野心勃勃云银蝶衣登上皇位,本以为云银晴必死无疑,不想却被皓宗女帝的旧部下所救,而后云银晴一改往日的睿智,意志消沉,成为云银的一大笑话。南轩渊才放下戒心,命公子前往云银,试图一步步控制云银,并拿下。”

????北锦颜的一番话,令在场所有的人脸色皆变,神色各异。

????原来龙族不是传说,而是真是存在着。想到此,晨逸不由得向洛夜望去,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容,似乎并没有被此所影响到。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的确很欣赏冷洛夜,这个男人的冷静沉着、隐忍各方面都强于任何人,不愧为龙族之后。

????“你说玉姬是为了救我,才会被月老贼所沾污,甚至产下月怜星。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以为我会信吗?这些不过是你为她开脱所说的片面之词罢了。”南轩渊明显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只是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竟在不知不觉握成拳头,透着着他的心慌,不安。

????“是否开脱,开坛你便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愚蠢。”洛夜缓缓道,漆墨色的瞳孔像深不见地潭水,幽深,偶尔有一两点异光,也只是带着漠然地嘲讽。

????洛夜微微颌首,那与他身形相差无几的清秀男子走向石台,两手抬起,对着南轩渊厉目一瞪,道:“闲杂人等,退坛。”

????瞬时风起,卷起好几处尘埃,飘渺的云烟也因此被吹散了少许。

????只听“砰”地一声,南轩渊竟然已被震出石台外,重重撞上一棵树上。

????☆、186章不怨,不悔,不辩

????在众人还未反应之际,那清秀男子念道:“我,龙氏第两百四十四代护卫赤天。遵公子旨意,特此开启龙尊古坛,望在此神灵庇佑我龙氏子民千秋万代。”

????语毕,双手抬起,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轻盈地比划着什么,不远处的洛夜也在此刻掏出一块碎玉,弹指一掷。

????赤天用内力接住,并让它漂浮在半空中,依可定睛一看,那是碎掉的魂玉,如今四分五裂的漂浮在空中,阳光从密密层层的云层间透射下来,粼粼光斑,又再一瞬间,所有透射而来的光线对准了那几块碎玉,令本褪去光芒的魂玉泛起了阵阵银光,耀眼夺目。

????就在此时,赤染一跃而上,在半空中抽出一把银剑对准石台,顺着石台上的五角星挥出几道剑气。

????“砰……砰”的几声巨响,石台上的五角星图案,出现了变化,周边的三角渐渐消失,只剩下个不规则图形,中间向下凹着一块圆形。

????在那一刹那,赤天将碎玉掷入圆形中,好似有磁场一般,魂玉在圆形中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重新连接起来。一时间,光芒万丈,赤染和赤天两人先后跳下石台。

????“咯咯……”似沉重机关开启的声音响起,整个地面随之剧烈地抖动起来,激起一阵尘土。

????石台上的不规则图形慢慢的向下移动着,露出个大黑洞,还未来的及看清,整座石台以黑洞为中心缓缓向左向右开启。

????只感觉一股极致阴冷的气息散发开来,寒气逼人,引得依可不由的一哆嗦。

????在望去,所以人都惊住了。

????巨大的圆形石台里,大小不一的玄冰拥簇着正中间的一座水晶棺,晶莹剔透,表层上刻画着龙凤图形,闪闪发光。

????洛夜在看到那具水晶棺后,一抹悲凉释然地笑容在他的脸颊上点点绽放开来,挥起一阵掌风向水晶棺而去,“嘣”地一声,棺盖被掀起。

????所以人都下意识凑前一看,却是震撼不已。

????水晶棺里躺着的一位女子,绝色倾城,端丽难言,似集天地精华而生,美得不含一丝杂质,看者无不惊艳震动。明艳不可方物,美若天仙,比之月怜星更风华绝代,风姿卓约。

????她就像是睡着一般,让人感觉栩栩如生。

????“玉姬……”南轩渊惊呼道,飞身到冰池里,不顾寒气直逼肺腑,一步步走向水晶棺,满脸不可置信。

????玉姬?洛夜的生母,这片寒池竟然将她尸体保存了几十年不朽。依可朝洛夜望去,却见他仍然没有表情,嘴角始终含笑,漆墨色的瞳孔里倒映出的是依可所不懂的情愫,飘远而空洞,好似一切都不在乎,站在那里的不过是他躯壳罢了。

????这样的洛夜,令依可着实心疼,迈步想要向他走去,右手腕却是一紧,扭过头去,撞进那双浓郁的让人沉溺地眼眸,包含恳求地眼神令依可伸出的步伐顿时退却。

????晨逸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害怕不安的情愫将他侵蚀得体无完肤,他知道洛夜现在很需要晴儿,可是晴儿一旦去了,就再也回不到自己身边了。

????“好个不怨不悔不辩,龙玉姬,你给我起来……起来……”

????忽听南轩渊咆哮声,所有人都怔住了,皆相抬眸望去。

????南轩渊手攥着一块手帕,朝着玉姬的尸体歇斯底里地嘶吼着,眼泪夺眶而出,滚烫的泪珠一滴一滴落入绝美倾颜,一时间他仿佛老了几十岁,不再是狂傲不羁地南轩帝皇,而只是痛失爱人地一名普通男人。

????“母后不怨不悔不辩,只因她怨自己,恨自己,错信良人。”洛夜冷声道。

????一句话令南轩渊眼前一黑,身形晃动几下,一把摔进寒池里,手中的帕子飘然而落,浮在寒冰上。

????“父皇……”

????“主子……”

????南轩傲和言伯见此,跳向寒池将其扶起。

????月怜星步入寒池,看着和自己有着几分相识的女子,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滑下。而后,眼角的目光瞟到那块字迹斑斑地手帕,一行字蹦入她的眼中,几步上前,将手帕拾起,摊开一看。

????她的脸色霎时一白,目光定定,无一言,只有身子似乎在微微颤抖。

????依可诧异地看着他们几人,刚欲上前探个究竟,却听闻到月怜星的一声尖叫。

????“啊……”月怜星突然仰天大叫,美艳绝伦地脸颊上盈满了泪水,颤抖的身体一个不稳,“砰”地一声,摔进寒池中,任凭寒水侵入,蔓延过她的肌肤,她也不动弹,只是呆呆地看着水晶棺。

????微风拂起,吹起月怜星掉落在浮冰上的手帕,飘向空中,飞舞,旋转,下降,最后竟然落入依可的面前。

????她下意识的抓住,看着手帕一针一线的字,万分惊异。

????渊:

????那一年,梨花树下的一句“嫁我,可好?”已让我心中只记挂起一人。

????一念起,至死终不渝。

????而后的是是非非,只怨我那张脸,害人不浅。唯一为你所做的事情,竟是以自己身体换回你的命。

????知道你会怨我,恼我,怒我,却不想你会杀我。

????因而,我不愿意,也不屑辩解。

????但我此生对你不怨,不悔,不辩

????玉姬

????原来玉姬到死也不愿意说出的真相,包含着如此的愧疚、无奈、感伤。只是她的不怨,不悔,不辩,却是硬生生害惨了自己儿子的一生。

????☆、187章大结局

????洛夜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扬,绽放起一抹诡异地笑容,带有几分嘲意,“这会后悔了,当年又为何逼死母后呢?”

????南轩渊脸色顿时煞白如纸,扑向水晶棺,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具已经僵硬了十几年的尸体,箍进自己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我错了……我错了……”

????一个倔犟的女人和一个后悔的男人,造就的爱情悲剧。

????“千夜,你早知道了,为什么到现在才说。”南轩傲愤然道。

????洛夜一顿,突地微微一笑,薄唇轻启:“当我得知真相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第一念头,就是杀了南轩渊。可是后来,我想到另外一种方法,可以让他生不如死的方法。”

????“你还想做什么?父皇已经够痛苦,够后悔了……”

????“不够,还不够。对他来说母后只是其次,真正重要的是南轩,所以我要拿整个南轩来祭拜母后。”洛夜笑得张扬雅魅,噬血地目光带着一股恨意死死盯着南轩渊。

????南轩傲为之一愣,顿时恍然大悟,“那日凤城银楼主的出现,也是你授意的,你故意让他知晓父皇在世。再将天下人引上往生崖,逼得父皇大开杀戒,为的就是让父皇犯众怒,让天下□□父皇,□□南轩。”

????闻言,洛夜笑得更加灿烂,自嘲道:“我很聪明吧。”

????一句话让依可心下一紧,呆然地注视着立着悬崖边的他,一股难以描述的情愫涌上心头,洛夜的痛,洛夜的恨,洛夜的殇……好似都发生自己身上一般,随着他而痛,随着他而怒。

????忽地,狂风大起,洛夜的衣襟被吹得沙沙作响,一个不慎,他就会跌入崖底,然而他依旧神情自若地立在崖边上,悲郁地眼眸怔怔望着水晶棺,眼神空洞得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虚无,没有焦距。

????如此的他,让依可心中顿感不安,傍徨。下意识地挣开脱晨逸的手,跑向洛夜,紧紧抱住他。

????“你不是一直很坚强,一直坚强下去就好了。”依可哽咽道。

????“可是,丫头,我累了,真的累了。”语气疲倦而苍凉,似带着深深地绝望。

????依可抬眸,看着洛夜眼中悲怆的色彩,她的心隐隐作痛,胸口像是被挖出了一个大洞一般,不再完整。

????“我不允许,我绝不允许你说累,就算累倒了,你也要扛住,听到没有,冷洛夜……”

????洛夜莞尔一笑,目光柔柔朝她望去,捧起她的脸,骤然攫住她的唇瓣,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骨头里,无比绝望,狠狠地亲吻她,狠狠吞噬着她的双唇。

????突然,依可察觉到胸腔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窜,一个透着凉意的异物从胸腔内爬入喉间,最后被洛夜所吸允去。

????片刻,洛夜结束了那一记缠绵悱恻地深吻,对着依可浅浅一笑。

????依可只觉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脑海里沉重地倦意,一时间尽数散去。

????“冷洛夜,你……”

????“丫头,我要你欠我一辈子。”语毕,洛夜一把推开依可,嘴角绽放起一抹释然地笑容,闭眸,向后倒去。

????身后,是万丈深渊……

????“公子……”

????“千夜……”

????依可面容一僵,举步上前,想到没有想,飞身就向悬崖下跳去。

????晨逸惊呆了,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向悬崖,却只抓住她的一只鞋子。

????而她整个人就像一只断线的纸鸢般,急速向下掉去,只留个背影给他。

????“晴儿……”晨逸低吼着,想要跟着一起跳下去,却被北锦颜所钳制住。

????“连死你都要横插在他们中间吗?”北锦颜怒吼道。

????晨逸没有说话,目光呆滞着望着崖底,云雾缭绕,什么都没有了,心在依可跳下去的那刻,支离破碎。极致痛楚如噬骨,暗涌而来。

????“你明知道,他们就像两头刺猬,相爱,却硬要把对方扎得千疮百孔。而你,硬是要充当那最锋利的一把刺,横插在他们中间。”北锦颜悲愤欲绝道。

????“我没有错,我比冷洛夜更爱晴儿。”晨逸嘶吼道。

????“你之所以可以无所顾虑的爱着皇上,只因本该加重在你身上的苦难全部转移到公子身上。在云银替你承受一切危险,成为众矢之的的是公子。皇上为保你,一次次利用伤害公子。你总以为只有你在付出,却理所当然地默认了皇上为你撑起的保护伞……”

????晨逸沉默不语,霍然起身,背脊僵硬地挺直着,无力自嘲的笑着,心唰地揪成一团,悲伤,疼痛,在这一刻彻底冻僵住了。

????他握着那只鞋,立在悬崖边上,翘首望向崖下的层层白雾,一动不动。

????南轩傲一步一步走向悬崖,呆立不语,眼前变得迷蒙。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他没有想到洛夜会选择死亡,他更加没有想到依可会跟着他跳崖。

????生死相随,他们感情其实已经很深,奈何,两人都是高傲,倔强的人。

????洛夜在下落后,忽闻到那声嘶吼,眼眸旋即睁开,诧异盯着眼前掉落的身影,一股暖流蔓延在心里,暖得他心间都痛了。

????“傻瓜……”他低喃道,抽出腰间一把通体玉笛,划过山崖的石壁,延缓下坠的速度。

????“簌簌”的一直垂直往下掉去,依可眼中只有洛夜的脸,充满了她的视线,占据了她意识,让她一时间忘记了逆风的刺骨疼痛。

????洛夜依靠阻力,在空中接住了依可,紧紧拥在自己怀中。

????两人相拥,使得玉笛在也承载不了这体重,“叭”的一响,那把通体玉笛,断裂开来。

????没有了阻力,两人一齐掉落的更快……

????“冷洛夜,我喜欢你……”

????风声中夹杂这样的一句话,引得洛夜心底揪心一痛,垂眸,落下一颗泪。

????☆、188章番外(一)

????依可醒来的时候天际已泛白,原来往生崖底竟是深海,借助海的阻力,她被冲向海滩,奇迹般再次活了下来。

????她赫然起身,紧张环扫四下,寻找着他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她的呼吸骤然紧张起来,不知所措,不安,害怕地情愫侵袭地心底阵阵发凉。

????“不可以……不可以……”她疯似地冲下海里,四处张望。

????幸而在礁石的后面看到他的踪影,洛夜整个人飘在浅滩上,毫无生机。

????依可迅速的游向他,一把将他拉上岸边。

????“冷洛夜……醒醒……醒醒……”她拍打着他的脸,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依可急得眼眶发红,两人的衣服一样是湿透了,然而洛夜的体温却是冰凉冰凉地,没有一丝生气。

????依可扯开他的衣袍,按压着他左胸一下,两下……30下后又急急忙忙,将他托颚,开放气道,捏住他鼻子亲下去,把气呼给他。

????如此几个循环,洛夜脸色渐缓,“咳咳……”吐出几口水,缓缓睁开眼眸,剑眉微蹙,有些迷茫望着眼前熟悉的可人儿。

????看到他恢复知觉,依可大喜,一把抱住他,语气哽咽:“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会死……我以为你会死……”

????洛夜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忍不住唇角扯起了一抹笑来,紧紧回拥住她,下巴顶着她的肩,喟叹似的喃道:“我不会在放手了,这辈子都不会了……”

????依可抬头,蹙眉盯着他半响,怒道:“冷洛夜,你这个混蛋,从头到尾都把我耍得团团转。”

????说完,竟嘤嘤哭泣起来,在崖顶他吻自己的那一刻,依可就猜到所有的真相,当日洛夜给予自己的并不是毒药,而只是一种蛊物,一种可以将毒素转移的蛊物。

????思索到此,她急急忙忙看向他,立时瞪大了双眼,惊异万分。

????洛夜的墨发正一寸寸泛白,逐渐变成了一头银发。

????银发如瀑,俊美的五官上始终盈满笑意,淡淡地扫了一眼肩上的白发,轻笑道:“托南轩渊的福,我死不了。”

????后来,依可才知道洛夜的确是在自己身上下了同生蛊蚕,但这蛊蚕却并非世上所传言那一对,而是生死相绑地雌雄同蚕,可吃进人体内的毒素,转移到另一人身上。

????隶属情蛊,为情所生,为情所灭。

????五年后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两山之间的低凹处,一座取名为浊谷的山谷。

????谷间花团锦簇,树木葱茏,花的幽香,和草木的清香,两股香气交织在一起,索绕于整片山谷,令人如痴如醉。这里人迹罕至,宁静安详,实乃修身养性之地,被称为世外桃源而不为过。

????谷中多种植梨花,几座雅致的木屋环树而立,阳光照耀大地,洒下片片光辉,给木屋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恍若仙境。

????突然,两道小小身影,一前一后,蹑手蹑脚从左侧的一座木屋爬出,屏住呼吸,猫着身体行走着。

????这时,正中央的木屋大门正大开着,两人狡黠一笑,探头望去。

????木屋里陈设简单,一张摆放着砚台宣纸的桌案,几架堆满书籍的书架,一个矮几,在加上一张黄梨木雕花的床,还有墙上的一副画像,就无他物。

????一名男子懒散的斜倚在□□,绝色容颜,一头银发懒懒披着,长过腰际,随风飘扬,一荡一荡,恍若如神祗一般,浑身散发着一股华贵而优雅的出尘气质,手中执一书卷,微垂着眼似在酣睡。

????两个小小身影畏手畏脚爬进去,走到画像跟前,踮起脚尖,正准备伸手去拿画像,眼看就要触摸到了,一声低喝,令两人同时一哆嗦,不敢动弹了。

????“冷若晴,冷承恩。你们两个给我安分点……”洛夜睁开眼眸,锐利如利剑,只是一眼,就能让人为之一颤。

????两个小屁孩,耷拉着脑袋,表情很无辜。

????其中一个看起来刚十岁出头的小女孩,走向男子,圆圆的小脸上镶着两颗大大黑眼珠,饱满的小嘴微微嘟起,扯着洛夜的衣摆撒娇道:“好爹爹,你就把红衣美男的画像给我嘛,给我嘛。”

????洛夜放下手中的书卷,将小女孩抱入怀中,瞥了一眼画像,似笑非笑道:“若晴就那么喜欢那副画。”

????“当然,用娘亲的话说,这种极品妖孽的美男,世间少有,看一眼心旷神怡,看二眼流连忘返。”若晴兴奋地说道,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副画。

????洛夜盯着墙上画像,画中身着红衣的男子立着樱花树下,深邃地眼眸遥望远方,绝美的脸上流露出丝丝悲伤,一副略显哀伤的画,却美得不可方物,美得不真实。

????“你娘怎么说的……”

????“恩……”若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洛夜嘴角一勾,一丝促狭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竟然你那么迷恋画中人,何不去看看真人。”

????“恩?真人?在哪里啊?快告诉我,爹爹。”

????“你娘每月十五都会去见的人,就是画中人。今天恰好又是十五。”

????话音刚落,若晴一跃下床,蹦蹦跳跳地向着大门跑去。边跑还边喊,“美男,我来了……”

????洛夜心情大好地看着她背影,嘴角泛起愉悦笑容。

????一旁的小正太,耷拉着脑袋,沉思良久,最后吐出几字,“爹爹,你在算计姐姐。”

????坚定无比的话语霎时引得洛夜哈哈大笑起来,起身,走向自家只有4岁的儿子,拉着他小手道:“多跟你爹我学着点。”

????“恩。”小正太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

????至崖顶大难不死后,他就和依可归隐于山谷间,身边也只留下赤天,赤染两兄妹。而后,晨逸寻觅到此,他放手了,只是要求每月十五都要见上依可一面。南宫晨逸倒也是个有魄力的男子,拿得起,放得下。

????☆、189章番外(二)

????迎风亭

????依可坐在石椅上手持茶壶,抬起,微倾斜,冒着烟气的茶水倒入茶杯中,她举杯放在晨逸面前。

????“晨逸最近如何?”

????“周游列国,这生活倒也惬意,不比晴儿差啊。”说着晨逸举起茶杯,轻抿几口,似感慨道:“晴儿的茶艺进步非凡啊。”

????“哪有什么非凡,只不过是这山间的溪水清甜罢了。”依可笑然道。

????“晴儿,太妄自菲薄了。”晨逸淡然道,举起茶杯,又轻抿了几口。

????看着依可的目光再没有当初的那份炙热,或许在她伴随冷洛夜跳崖那一刻起,他的心便起了变化,不是不爱,而恰恰是因为太爱了,所以选择放手。虽然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晴儿一定会回得自己身边,可他不在想因自己的执着,而令三人痛苦。

????“晨逸,你在想什么?”依可轻唤道,心中隐隐闪过一丝苦涩,晨逸的情意,她怎能不明白,到底还是没能释怀。说她自私也好,说她胆小也罢,依可不予点破,只不过是不想打破这片祥和。

????晨逸刚欲口说话,一抹娇小身影直匆匆地向他跑来,直接撞向他怀里,还顺便蹭了蹭,奶声奶气道:“娘,他是我的,不准和我抢。”

????依可欲哭无泪,站起身来,喝道:“冷若晴,我命令你,立刻,马上出来。”

????“我不……他是我的。”若晴死死拽着晨逸的衣衫,扭头对着自家娘亲道。

????晨逸诧异地盯着怀里的小家伙,怔怔发愣,“她是?”

????“这丫头就是南轩傲的女儿。至往生崖后,南轩傲和南轩渊便消失了,月怜星回宫中,听闻赫图部落的公主也小产,便将他唯一子嗣,这丫头带出宫交由我们抚养,自己则去找寻找南轩傲的踪影了。”依可淡淡地说道,目光望着天边,心一下子怅然若失,有些惆怅,如今已然物是人非了。

????“大哥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若晴奶声奶气道。

????“噗”依可闻言,很不给力地笑出声来,这丫头又犯花痴了。

????晨逸看着自己怀中眨巴眨巴盯着自己的小人儿,心情不由的愉悦,轻声道:“相信。”

????“那你娶我,好不好。”若晴俏脸一红,扭扭捏捏道。

????晨逸面容一僵,有些尴尬,只能抚摸着她的头,打哈哈。

????三日后的夜晚

????洛夜正俯在依可身上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忽闻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喊叫声,“爹,娘……不好了……”

????伴随声音,木门“啪”地被打开,一个小小的声音急匆匆地跑来。

????洛夜麻利的掀起被子,盖住自己和依可,怒视跑进来破坏好事的自家儿子。

????那目光巴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承恩一时吓住了,微微垂下头,似满脸委屈。

????“承恩,怎么了?”依可问道。

????“爹,娘,姐姐离家出走了。”被依可怎么一问,承恩顿时理直气壮起来,将手中攥成团的纸条递给依可。

????依可摊开一看,不由得苦笑,眼底充满无奈,“你说这丫头到底像谁啊!”

????洛夜接过一看,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字。

????爹娘

????我要去找红衣美男,一定会把他拐回来当你们的女婿。

????“还不是跟你学的,简直就是你的翻版。”洛夜唇畔蕴着宠溺,邪魅雅笑。

????“去你的,我哪有怎么白目……”

????“就有……”

????两人争执一分钟,最后达成一致,认为这早熟的基因来源于南轩傲,说是南轩傲表面上冷冰冰的,内在却是个情种,典型的闷马蚤男。

????而就在他们争论地时候,自家小儿子抵挡不住困意,爬上床,裹在被窝里正呼唤大睡着。

????两人相视一笑,眼低充满了宠溺的温柔,各自在儿子脸颊两旁亲了亲。

????“洛夜,我真的觉得好幸福。”依可倚靠在他怀里低喃着。

????洛夜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揉紧了她纤细的腰肢,眸中的是浓郁的让人沉溺的柔情爱意。

????漫漫月光下,是一片深情在延缓着,延续着……

????全文完--

????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这篇文写的时间有够长的,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本来还没完结前,想了好多话,真正到了完结,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总得来说一句话,偶的第一部作品总算完成了。

????希望大家对这个结局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