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她脚上的血迹。也许,他们还需要时间,可是哥哥已经明白,失去她,他不会快乐。他扶着她慢慢回去,我擦擦眼里的泪,为她而感叹,一个坚韧,执着,一个具有无比包容心和宽容心的女人,会得到属于她的幸福的。他们走在一起,多配啊。回头我付了银子,再请了产婆回去,好好等待小侄子的到来吧。明天还有番外

????第七十六章:番外二

????我胖到一百三,皇上很满意,个人很痛苦。姥姥的,为啥一个劲地要我胖,私心还真是不小,做的凤服,都快圈不过我的腰围。更雷人的是,为了让丫丫也进宫,永言死了。反正皇宫,就是那么一回事儿,真真假假,总教人看不清楚。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小绿哭丧着脸:“又要改衣服了,姐姐你是猪啊,为什么每天都在吹了气一样地胀。”我气恼,她以为我愿意啊。搬了地方住,一天五六顿地逼着我吃,再顺便给我开点好睡的药,能不胖才是奇迹。还没有立为皇后,可是我就先搬进皇宫住了。和那容秋水差不多啊,没为后,先进宫。“我捏捏。”他笑吟吟地进来,一手掐上我的脸:“不错,手感甚好。”小绿一看,偷偷地溜了出去。我悲怨地看着他:“我要减肥。”“何必,反正还不是我看的,胖点好啊,女人胖点,抱起来舒服。”他倚靠在门坎上,欣赏地看着。这理由,够下流的。我白他一眼:“我看你是存心让我胖得不能出去。”“那是当然。”他笑着很卑鄙:“有些人就是喜欢招蜂惹蝶。”就是这样的扭曲心理,借着什么名义,实行私人主义。“书书,我们来尽快给丫丫增个小弟弟吧。”万分诱惑邪魅地看着我。我脸红心跳:“你丫的说这话,为什么天经地义一样。”连脸也不会红一下。他大笑出声,抚抚我红得过要滴血的脸:“还不够天经地义吧,总不能说,我们来繁殖吧。”我差点将一口水吐了出来,他用词,太那个了吧。丫丫到了读书的年纪了,把她送到御书院里和一些王公贵族的子弟一起念书。她的身份并不是公主,只是一个远亲,嗯,我远亲很多很多,多得让我汗颜。因为一些身份,太雷人了。丫丫最怕就是写作文了,这个也是我建御书院老师实行的。老师留常作文,不写出来的话,就不能回去吃饭。丫丫对吃太热衷了,一顿少了点什么,二眼就像狼一样发光,四处寻找食物。老师的作文题是:二十年后的我,意思就是要这些娇贵的人儿树个理想出来。挺好的啊,老师的教育没有错。一个个很快写好,或者是想好了起来回答。七岁半的丫丫最后一个答,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来。老师冷笑着说:“再给你一点时间,想不出来,你就不要离开这里,再继续念。”二颗泪水在眼里饱含着,丫丫想了好久才说:“二十年后的我,骑着马车。”这孩子,马车是用来骑的吗?会不会太

????第七十七章:番外三

????丫丫同学十五岁了,也到了问婚论嫁的时候。看着同龄的小姐妹们,窃窃私语地谈着那些私心话,无非什么情郎啥的,说说一些娇羞的话。什么时候,对丫丫同学最无私的姐妹们,变得悄悄起来了。唉,为什么,老娘不给她找一个。李花同学隔壁的女子,才十四岁,听说肚子大起来了。她十五了,每次哀怨地去问娘,娘总是说:“你怕啥,皇上的女儿不愁嫁。”“问题是,这个父皇,是地下父皇。”不能公开承认。其实心里乐得舒服,这样才好,不像小琳琳一样,去哪里都有跟屁虫跟着,左一个公主,右一个奴婢该死,琳琳气得直哭。指控着老娘说:“你不公平,我才不要做公主。”她的下场很壮烈很暴力,让那父皇拿板子打手心,叫她去抄经书。其实丫丫同学也很不解,为什么要琳琳去抄经书,那丫头超会磨人的,还要她给她抄,不然就死缠烂打着她,不让她出宫。这纯粹是个人的小心眼,想琳琳身为公主不能出去,她又不是什么名正言顺的公主,她不过是寄养的,身份不同,可是琳琳那丫头才不管。后来娘说,因为琳琳犯的错多,一般的书她不怕抄,就扔厚的。简直就让丫丫同学差吐血,还要扔厚的给琳琳抄,哪次琳琳有抄的,还不是宫女,御林军,个个人手一张,还有她也免不了,大家含着血泪抄抄抄。她倒是乐得跳上那自制的大吊床上去晃啊晃,顺便催促人家快点写。唉,不想了不想了,想到那个破琳琳,头就痛。她十五岁了,要嫁人了。“什么?”一说出来,老娘像是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一样,虎视眈眈地瞪着丫丫同学:“谁教坏你的,年纪小小,居然说你要成亲。”老天,才十五岁而已。摇摇头,太不可思议了,十八岁不到,都不是成年人。她一心一意保护的幼苗儿,也刻意地严格要求自已,不在孩子的面前看到帅哥流口水,没想到,才十五岁,这小孩子就说要成亲了。才多大一点啊,胸部都没有发育齐,没脸见人了,这不是她教出来的。“老娘。”丫丫拉着她的衣服:“你别挡着脸啊,是不是丫丫不嫁不出去了,那你别哭,我出宫去找一个。”宫里的不行,都是公公,御林军哥哥见到她就跑。“不行,没到十八岁之前,休跟我提成亲的事。”谁,敢带坏她的心肝宝贝。“娘,人家都嫁了。”丫丫嘟起嘴巴。“那是人家的事,人家有你漂亮吗?”“呵呵,那倒是没有的。”喜沾沾地摸着下巴乐啊。果然,不是一个人认为,她是很漂亮的,看来人家说她是美人,没错没错。一回头,发现老娘正想土循,赶紧又叫了起来:“娘啊,我要嫁人啊。”“混蛋,思想不好,给老娘我抄经书去。”“总不能老来这一招吧。”为什么老是抄。唉,那是不是抄了,就可以嫁人了。那还是可以接受不了的,她可不能落后于小姐妹,天要下雨,她要嫁人,谁也不能拦住的。当张书书满头沉重地去找她的J夫皇上商量关于要怎么纠正丫丫思想的时候,就看到她的皇子,也是龙凤王朝的太子脸带涩红地走过来。“娘。”他停下:“父皇有一事,让我来跟娘商量一下。”“什么事?”那人什么时候这么尊重她了,让孩子来跟她商量,哈哈,她又不是一家之主。不过即然有这么一个机会,当然是不能放弃的。感觉有做娘的样子了,不是天天给他训,说她淋坏了花,又说她打瞌睡,口水流湿了他的折子什么的。“娘,今天侍读悄悄跟我说,跟我一般大的林御吏的孩子,娘你也知道的哦。”“哦,知道知道,你同学嘛,咋了?”孩子越长越好啊,瞧瞧,多俊,像她,不,呸呸呸才不像她,她是女的,儿子是男的,要有英气,奶奶的,真是一个不爽。这孩子吃什么了,怎么长那么高,害她说话也得微微仰头了。不愧是皇家长大的,就是不一样啊,才十多岁身子就极速地抽高,营养过头了。“娘,他都有了一个通房丫头,我就去问父皇,为什我没有,父皇就说,你娘要是允了,你要什么都成。”他一五一十地学着。靠,她忍不住骂粗话:“什么坏事都让老娘做,你才多大,通房丫头,敢给我乱来出去糟蹋良家妇女,你就死定了,听到了没有。”“娘,我不懂为什么我没有?”“不许问,等你十八岁之后再说。”“可是娘,那时人家的孩子一大堆了,要是我没有,那不是会让人笑话么?”她头痛,这年头,孩子才多大点啊,居然一个想嫁,一想要纳妾。“谁敢笑话你,叫他来见老娘。”气呼呼地跺脚:“你听着,你要敢碰女人,老娘就打断你的脚。”太子身子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可是,我还是不懂?”“不懂也不许问,你和丫丫二个,没有到十八岁谁都不许给我提什么亲事。”自已是腐女一个,原本是想要培养出纯净净的儿女的,可是奈何还是跟不上形势的变化。头痛头痛,看来龙凤王朝的教育,要好好地改一改。会么年纪啊,还小屁孩一个,什么责任啊,负担啊,都不知道,还敢想嫁想娶。有她在,没到十八岁,谁都不许提及亲事。谁说灰姑娘嫁给王子之后,就可以幸幸福福,什么也不必担忧地过下去了。儿女问题,才是重责啊。太子看到丫丫含着二泡眼泪在后殿里拿着父皇的狼豪笔来抄经书,有些莫名地说:“你抄这个干什么?”“唉,娘的意思,好像是要我抄完了这些经书,才能让我嫁。”娘太喜欢经书了,老是叫人家抄给她。琳琳抄不够,现在又叫她抄。娘可能是生怕她嫁了之后,就没有人抄经书给她,所以没嫁之前,总是会出些难题的。“要帮忙吗?”他好心地说。丫丫摇摇头,紧决地说:“不用,我要有诚心自已抄完,这样老天爷会觉得我很有心,就给我一个全天下最好的夫君。”“嗯。”他点点头。赶紧溜走吧,他不敢跟她说,娘刚才说了,没有到十八岁,谁都不许提亲事,丫丫一凶起来,那可真是一母老虎的脸。

????本文由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