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量进去的孩子。

????怀里的那个肉嘟嘟的东西嘟囔道:“这是你家,你不会连回家都不敢吧。”虽然过了那么多年了。。。。。肉嘟嘟在心里默道。

????此时少年已经来不及管它的语气里是否有嘲笑讽刺的成分了。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什么叫近乡情更怯,什么叫迫切地想做什么但是又害怕。。。。。。因为这一切太过在乎。

????不知道在漫天的风雪中徘徊了多久,不知道脸上头发飘落了多少的雪花,不知道在门前留下了多少来来回回的脚印,不知道在心中呐喊了多少次,不知道讨厌这样的自己多少次。。。。。

????终于,像悲壮地冲向战场拼死一战的圣都士一般,他几乎是压抑着心中所有的恐惧冲向那里,然后闭着眼睛准备敲下去。

????而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是正准备出门的两个人,一个锦衣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只见那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把伞,温热的手亲热地拉着少女的柔嫩的小手,两个人神情亲昵,看上去感情很好。

????站在门外的人敲门的动作停住了,怔怔地看着这奇怪的一幕。这令人温暖的一幕,眼眶里不自觉地坠满泪水。他怎么会在这?他不是已经死去了吗?忆君真的长大了。。。。。。无数的疑问充斥在他的脑海里。可是他终究什么都没说,

????眼泪有些泛滥,可是他还是忍着,他看着他俩,看着这两个他至亲的人,然后微微一笑,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普通的话:“嘿,我回来了。”

????没想到门外有人,准备出行的两人在看到这个夜夜梦到,每时每刻都思念着的人,幸福的泪水迅速在两人的眼眶里涌起,打转,两个人看着他没有改变的容颜,看着他嘴角扬起的笑容。还有目光有些担忧的闪烁。

????两个人相视而笑,然后像他只是离去了一小会儿的语气道:“小锦(老妈),欢迎你回家。”

????可是,只有他们知道,这里面的等待有多漫长,漫长得仿佛已经过了半生。

????幸福,定格在一瞬间。

????属于他们的故事,只是一个开始。没有结束。

????亲门,还有一个结局哦﹋﹋﹋

????178 结局2 美满版(下)

????永昌一年。东晋晋元帝司马睿殆。天下百姓恸哭,哀悼整整七天,举国上下全都身穿白衣,替天下守孝,整个晋国处于哀哀凄凉之中,万家没有任何宴会声乐之音。

????而在另一个地方,似乎有不同的光景。似乎有很多东西,看上去听到的,和实际的不太同。

????比如,那个本该在皇陵里呆着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一个不该会出现的地方。

????君锦山庄。

????饭桌前,气氛有些怪异。

????一个绝美的女子此时脸色铁青,目光冷如寒冰,冷冷地坐在那,缄默不语。

????而在她的旁边,坐着一个气势浑然天成,高贵大气的男子,不过,让其他人比较不习惯的是,此时,男子的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一个劲地夹菜给女子。可是只换来女子冷哼一声,依然不理不睬。

????突然,旁边传出一个稚嫩的,但是悦耳的轻笑声。众人看向那个胆敢在主人生气时笑出声的小小身影,用眼神暗示她小心点,可是那个小身影显然浑然不觉,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忆君看着生气的老妈,笑道:“老妈,不就是一个本该死了的人出现在这里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君锦山庄的钱多得用不完,多养一个人不会破产的。”

????众人听到她说的,倒抽一口凉气,这个小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要知道,主子会生气也是应该的,那个莫名地驾崩的消息传来之后,主子差点当场昏过去,似乎还为此偷偷地哭了。可是,一会儿之后,那个本该死的人又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能不生气吗?!

????只见那个女子突然怪异地笑了,晓得倾国倾城,在座的人看得愣愣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每次看到主人绝色的脸还是忍不住呆愣。

????好美的人,百看不厌。

????只有忆君知道,老妈笑得越没,越开心,那表示她越生气。这也难怪,叔叔爹地竟然瞒着她做了这么大的事,看起来,叔叔爹地早就暗地里布置了很多年了,所以才会这么放心的把皇位送给那个假哥哥,自己赖在君锦不走了。

????看来,叔叔爹地真的是爱惨了老妈。唉,她一个小孩,就不明白,这世间男女爱来爱去的有什么意思。还没有她在外做生意,一点一点地吞噬所有国家的经济命脉,从底层控制了那些国家的存亡来的快活。钱,君锦已经够多了,她不喜欢。她喜欢地是,看着那些轻视她一个小屁孩就出去统领大局的人在失败后那种恐惧和害怕的目光,向她求饶的感觉,真的很快活。想到这,小小的忆君勾起一抹诡异邪魅的笑容来。

????没有放过她的所有神色的我,在心中微叹“瞧她,又培养出了一个比鬼魅还要让人恐惧的天才来。想起外界对忆君的称呼,我不由欣慰一笑,娃娃恶魔。这个称呼还真适合她,那些被她整得很惨很惨的人,可能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那个顶着一张娃娃版纯真无邪的脸,手段却比成|人还有凛冽的小孩。

????我安锦的女儿,定然不会差。而且,我喜欢忆君一直坚持做自己,从来没有为了什么改变的忆君。虽然有时候会心疼她小小年纪就早熟,没有那种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不过,看着她早就乐在其中的样子,如果她阻止,想必这个小恶魔还不依呢。

????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小锦,你没有生气吧?“

????虽然他自私地做了这一切,可是,离开前,他可是封了忆君为晋国的长忆公主。而且,因为考虑到忆君的性情,特意在圣旨里申明了她是晋国唯一可以自己选择生活的公主,既可以入宫,也可以在宫外生活,而且封给她了几百里的封地,让她有了更多的权利。而且,他死后都是给她的。他做了这么多,小锦应该不会生气了吧。

????不过,他实在是没有摸透某人的性格啊……

????我这才想起今天的重点,所以,我转过头,向他扬起一个绚烂明媚与妖娆妩媚并存的笑容来,他顿时迷失在我的笑容里。

????我笑得异常开心,然后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对他道:“既然世间已没有司马睿这个人,那么,从今以后,君锦山庄里,只突然收留了一个名叫祸水的仆人,你该没有意见吧?“

????惹得我放弃了那么多,几乎把命都搭进去了,想我安锦虽然不是什么传奇人物,但也算混得下去,为了这个男人,能做的都做了,差点把过都卖了……这样的人,不是祸水是什么?!我在心中忿忿道。

????“祸水?!“那,那不是形容历代倾国倾城的女人的吗?

????几个因为受不了这么僵的气氛而埋头猛吃的小七,莲,歌空突然很有默契的“噗哧“一声,因为一直塞得鼓鼓胀胀的嘴里的饭粒全都不雅地喷了出来。

????见状,忆君嫌弃地看了这几个定力不够的叔叔一眼,然后嗲声道:“讨厌,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而司马睿呆愣在地,看着依然笑靥如花的佳人,知道这次是彻底惹她生气了。她得想想,怎么才能哄得她不生气了,突然,他的脸莫名地潮红起来。似乎,只有在一个地方,她才会像个温柔如水的小女人一样乖巧地依他……

????想到自己突然萌生的邪恶的想法,早就习惯了男女之色的他也不免有些汗颜地低下头,可是只要让她不生他的气,什么方法他都愿意尝试一下的。想到这,他低头邪恶的一笑。

????浑然不知的某人敲敲他莫名低下的头,埋怨道:“你干什么呢,祸水,又不是猴子屁股,干嘛要展示给我们看……“

????突然心情很愉悦的某人看着呆愣在地,很快起身逃离现场的人,拿起筷子,“和颜悦色”道“吃饭吃饭,今天的饭菜克霍斯云影亲自下厨烧的……”

????众人哀叹:善变的女人。

????当天晚上,某人的房间里传来让当日月色都羞人的声音来。春色弥漫啊,一室旖旎。

????四年后.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不过,又多了一双筷子,又多了一个人。

????看着那个突然出现在这里,死皮赖脸,一副我就在这生根不走了的人,忆君微微皱眉。

????四年前同样的戏已经演了一出了,怎么现在又从老子换成儿子了。

????气得早就横眉竖眼,胸口怒气涌动的某人看着笑得谄媚诡异的两父子,彻底无语。

????四年前老子来个假死出宫,吧烂摊子丢给儿子。用了四年的时间部署一切,儿子竟然也拍拍屁股走人,把皇位让给别人,自己像个没出息的小孩一样也窝进了君锦。

????我冷冷地看着那个吃饭吃得津津有味的少年,冷漠道:“这位吃白食的,我们君锦山庄可不是什么难民收容所,如果你没地方去了,请你去找小七,他定会帮你找到一家好的慈善机构让你生活的,那也是君锦产业,你不用有什么顾虑……”

????本来低头吃的开心的少年一脸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他,哀求道:“老妈,你怎么忍心……”司马绍环视众人,希望有人站出来替他说几句好话。可是,他失望了,在座的众人都自顾自地,很协调地同时拿起碗来,开始使劲卖力地扒起来。

????“小锦……”身边的男子实在不忍心已经没了身份,一无所有的儿子受到这般对待,忍不住轻声呼喊。

????某人不耐烦地看了看这对父子,然后,终于,咬牙切齿道“滚!!”

????老子来这套也就算了,没想到上梁不正下梁歪,儿子也来这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已经长大了不少,心智更加成熟的忆君在一旁镇定如斯地吃着饭菜,然后淡淡地甩出一句:“反正已经有个一个祸水了,不如从今天起,老的角祸水一号,小的角祸水二号行了……”然后又自顾自地低喃:“两个闲人,君锦还养得起。”

????又是“噗哧”一声,几个人默契地抬起自己的晚,默默地离桌。这样的场景,实在是没办法呆下去。

????谁让他们定力不够呢。小七,莲,歌空不由在心里哀叹。三人走出大厅之后,看着天空明亮的月色,几个人舒服地深吸一口气,然后相视一笑。

????能在她的身边,不管怎么样,不管在哪里,都是他们的幸福。这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变的心声。

????在山涧附近有一所小小木屋,木屋被染成红色,附近水流潺潺,碧草依依,百鸟共鸣,野花遍野,要种上整园的野蔷薇,还有一座长长的木桥,通向河的另一端。在桥上坐着,白昼可以看到日升日落,夜晚可以欣赏漫天繁星点点。

????而此刻,在月华之下,桥头坐着两个相依的人,男子轻轻地拨开女子因为微风拂过而有些凌乱的发,然后轻声问道“”小锦,你幸福吗?“

????女子默默的点点头,然后突然牵起男子的手,温柔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生生世世在一起。生生世世,这是他们的诺言。

????如果这就是幸福,那么,便是了。

????第4卷 番外之小全子

????番外之小全子

????我的童年记忆

????作者:落微柳依

????我叫李全。

????我出生在一个清苦的家庭里,爹爹是个屡试不中的穷秀才。每日做着高中的美梦,却不得不在梦醒后的残酷现实下奋力挣扎。多年的寒窗苦读,无数先贤圣人的着作并没有换来我们的幸福生活,我们依旧在社会底层苦苦求生,爹爹的脾气也愈发的暴躁起来。

????生活仿佛在恶作剧般,给我们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打击,爹爹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在梦与现实的无尽头的差距中癫狂了,每日醉醺醺的,对娘和我们非骂即打,那时的娘一手抱着刚出生不久的我,一手护着我姐姐,背对着爹爹,用她的背为我们挡去呼呼作响的藤条,为我们撑起一片并不十分明媚的天空。

????那时我唯一的慰藉就是娘充满茧子却温暖的手温柔的牵着我和姐姐,在五月温暖的阳光里带着我们到郊外放风筝,娘做的风筝可真好看,可以飞的好高好高,每回我都担心它飞走了再也回不来了,让我那在童年唯一的玩具都不见了。我就哀求着娘让风筝下来吧,下来吧,不要飞的那么高,那么远!娘总是笑着,并不答话,却慢慢的收着线。

????娘一直做着好几分工贴补家用,又不得不为爹爹的酒付去三分之二,我们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辛苦的挨着日子……无论娘如何做工,姐姐如何帮忙,我如何乖巧懂事,日子还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春天来了,一日我外出采野菜回来,兴奋挥着沾满泥土的小手,朝屋里大喊“娘,姐姐,看我今天挖了好多野菜……有猴尾巴,有……”我进到我们那残破的小土屋,望着眼前一桌子的菜惊呆了,哇,好丰盛的菜呀,香喷喷的,我都能闻出猪油的味道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呀,年早就过完啦,难道……是爹爹高中啦?

????“是全儿回来啦,快进来吃饭吧。”娘从屋内走出来,笑着对我说。馋嘴的我并没有听出娘声音里的哽咽。我吃着少见的白面馒头,就着小葱拌豆腐,猪油炒胡萝卜丝,猪油炒小白菜开心的吃起来。娘一个劲的给我夹菜,嘴里说着:“多吃点多吃点。”我呵呵地笑着,说:“娘也吃。”

????“娘…。娘不饿……全儿多吃吧……”

????“娘,姐姐呢?怎么不见姐姐出来?”

????“她…。你姐姐帮娘还洗完的衣服去了……”

????“哦,这样啊………娘,你怎么哭了?娘,你别哭,是全儿惹娘生气了么?全儿以后一定乖,娘你别哭………”

????“全儿很乖,娘不哭,咱吃菜,来,吃菜,多吃点……”

????“娘,爹爹呢?又讨酒去了?”

????这时,爹爹从门外走来,手里提着一壶酒,我看了一眼,有个姐姐叫我认的“儿”子,想来定是女儿红了。

????爹爹今日怎么有钱买这酒?这酒我可是记得呐,去年我三岁半时,姐姐偷偷的带着我去酒庄,用做秀活偷偷攒的钱买了这带着“儿”字的酒,啧啧,这酒可贵着呢!姐姐告诉我,这酒叫女儿红,是生了女儿的人家在女娃出生时埋在地里的,等女儿出嫁的时候才拿出来喝,火红的嫁衣配上香醇的酒,真是幸福的时刻呢!我那时还嘲笑姐姐,想嫁人想疯了吧!姐姐抱着小酒罐,微微红了脸,睫毛扑闪扑闪的,眼睛里充满光辉,向往地说:“真希望我也能有这麽一天!”

????“呵呵,姐姐羞,姐姐羞!”我一边用手指划着自己的这脸蛋一边说。

????“呵呵!好!是姐姐羞!天晚啦,咱们也该回家啦!今个可是爹爹的生辰呢!呵呵!”

????“姐姐,对爹爹这么好干什么!老是打我们,看看娘身上的伤,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想到娘胳膊上一个个结了痂的伤,我就……

????“唉,那始终是我们的爹爹呀,爹爹十年寒窗苦,也不容易啊!”

????“哼,他不容易!我们和娘就容易么?!”

????“全儿!”头上传来姐姐坚定的声音:“将来姐姐嫁人一定要嫁一个有学问的人,姐姐的夫君定要是个………呀!”姐姐住了口,羞红了脸!我捂着嘴偷偷的笑!呵呵,我的姐姐在想什么哪……。呵呵呵~

????“好啦。”姐姐不自然的别过脸去,牵着我的手朝家里走去……

????爹爹拎着酒笑着进来了。满脸的春光显示他今天的心情不错,我偷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不会挨打了!

????没想到,爹爹进来的第一句话是:“呦喝,小子吃的很开心那,好久没吃这么好了吧……”我心里冷哼,敢情儿他还知道我们平常吃的不好!

????“你姐那贱丫头也算做了件好事儿啊。”呃……这顿饭……和姐姐有什么关系么?我不解的抬头看着爹爹,他在那呵呵直乐,手里摩挲着他那宝贝酒。我不屑的回过头,望着娘,想让娘给我个答案!娘捂着嘴,表情痛苦,眼睛水蒙蒙一片,让人看不真切。

????“娘……”我撒娇似的说:“怎么了,姐姐做了什么能让我们有饭吃?”

????娘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抱着我说:“是娘对不住你们啊,娘没用,保护不了你们哪……”“娘?”我急了:“到底怎么了?姐姐呢?该还完衣服回来了吧?天都快黑了,怎么还么回来呢?娘…。”我推着娘,着急的问,娘却说不出话来……

????“哼,还衣服,这就是你告诉全儿的么!”爹爹令人厌恶的声音传来,“全儿。”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以前都是叫我臭小子的,李全这个名还是娘给我取的,说是希望我将来快乐富足两全。

????“全儿,爹爹决定了,要给你联系个私塾,过几天你就去上学去……”私塾么!好贵的,他哪来的钱,我不屑的冷哼一声,没往心里去,却想起了姐姐要嫁给有学问的人的笑言。“全儿好好学,到时候考个状元回来!”

????“姐姐…。”我见问娘问不出来,转而望向爹爹。

????“喝,傻小子,还想着她那,那件丫头回不来了,她让我卖给城东边的布庄锦庄那儿去了,他们给的价可高啊……说是这丫头长的还不错,哼,就她那德行,花了这些钱就买了个贱丫头我还真替锦庄不值……。”我脑子嗡的一声,爹爹下面面说的话我再也听不到了,只想着,卖了卖了,这个恶魔把偷偷攒钱给他买女儿红的女儿卖了,还嫌姐姐不值这个钱,那他值么,他值么!

????仿佛又回到那天下午,姐姐那闪着流光溢彩的大眼睛,那么的有神,那么的明亮,就是天上最明亮的星星也比不过她!姐姐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长期因为营养不良而暗淡的脸庞在那一刻散发着迷人的光彩!姐姐抱着期待回了家,可等到她的又是什么?是爹爹的毒打,说她这贱丫头偷偷攒钱,背地里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哼,见不得人的事么!他做的那些就能见的了人么,喝酒,耍酒疯,打妻虐子,还有他的屡试不中!哼,要是我,早就没脸活了!!!

????“臭小子你还要谢谢你姐姐,你今天这饭还是......”饭,我猛然想起,“呜……”我抠着喉,努力想把今天吃过的饭吐出来,奈何我怎么吐都吐不出,我表情痛苦,想着姐姐,泪流满面!

????“臭小子,别吐,这都是钱......”钱么?我苦笑着停止抠喉,小小的我用尽全身力气掀翻桌子,碟子碗叮叮当当掉了一地,清脆的声音盖过了娘的呜咽声,心里的愤恨并没有减轻,我朝爹爹跑去,发愣的爹爹没有防备,被我撞了个正着,我抢过酒罐猛地朝地上砸去。心里想着,喝,让你在喝!混蛋!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门去!

????后面传来爹爹的叫骂声“臭小子,有种你别回来!”有种别回来,有哪家爹爹会这么说自己的儿子!不回去?!你就想了,我一定会回来,我要搅得你不得安宁,不得安宁......

????我发了疯一样跑到了锦庄,敲着他家大门,大叫“姐姐,姐姐,是全儿来啦,姐姐,跟全儿回家吧,姐姐,跟.....跟全儿回家吧,姐姐.......”

????过了一会,一个家丁模样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拿着把扫把,看着我,说“怎么啦?天快黑了怎么还不回家呢?快回家吧!这没有你姐姐,这的人都是自愿进来的!”我拽着他的衣角,不肯松手,哀求的看着他,不行,我不能走,我的姐姐在里面呢,姐姐,姐姐,全儿来啦!!!

????这时,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孩走过来了,家丁看到女孩后露出一丝欣喜,低首恭敬道:“小姐......”小姐?锦庄的小姐么?!也许.....我抬起满脸泪痕的脸,望向女孩。这是个和姐姐差不多大的女孩,天哪,我不禁呆住,她,真的是人么?怎么会有如此的人,我没读过书,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她,只觉着她太美了,美到像仙女下凡,她,是观音娘娘身旁的玉女么?想到这,我扑通跪下去,“姐姐,您是神仙,请救救我姐姐吧!救救我姐姐吧!”说着,我又磕了几个响头。可能是我的愚笨吧,她竟然呵呵笑啦。我难受极了,在笑话我么?心里想着,姐姐绝不会这样对我,只会心疼的搂着我。一瞬间,我的心里充满仇恨,想起了平常辱骂我们的人,想到了把我们撵出店门的人,只因我们穷,只因我们有个没出息的爹,只因......姐姐,姐姐,全天下的人都笑话我们,姐姐,我定要带你回去,让我们一起报复爹爹,一起报复这个黑暗的世界!

????笑声渐停,一双柔柔的手把我扶起,我愣了,不是嘲笑我的么?我努力地睁开雾蒙蒙的双眼,只见这位姐姐含笑的眼睛望向我,我脸红了,为自己刚才所想到的事情而脸红!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啊......“别动不动就跪着,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你姐姐在里面?”好听的声音响起,我愣愣的点头。

????然后回过神来说:“姐姐,我的姐姐在里面,我要来接姐姐回家,来接姐姐回家.....”说着,眼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那双温柔的手为我擦去眼泪,轻声说:“不哭,我带你去找姐姐!你姐姐叫什么?”没有千金的刁蛮与高傲,只有淡淡的平等与亲切。我感激的说:“谢谢。我姐姐叫李萌。“

????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有威严的声音响起:“德福。”她低声向他交代了什么。

????“是,小姐。”那家丁愣了一下后,恭敬的鞠了一躬,转身进去了。不一会,姐姐被带出来了,见到我就迫不及待的抱者我,我们相拥而泣。

????“姐姐,跟我回家吧!跟我回家吧!”姐姐抬起头,摇了摇,说:“我是被卖到这的,怎么能回家呢!”

????“卖进来的?”好听的声音里透着不悦“德福,她不是自愿进来的么?”

????“小姐,这....”德福头上冒着冷汗,讪讪的说不出话来。这,要他怎么说好呢,今早有个男人过来说家里穷,不得已要卖女儿,还请给个好价钱。问女孩,也说自己愿意进来,这才.....德福还看他可怜,给了他不少钱,可现在,这女孩又不像是自愿的!说真的,德福挺喜欢这女孩的,很乖巧,很伶俐,很讨喜的一个女孩,只是可怜,想来比自己的孙女大不了多少,却离开爹娘.....

????“小姐。”姐姐猛地跪下,“不关福伯的事,奴婢是自愿卖身的!”

????“我们这并不卖身,工作干完了,你想回家便回家,我们不会勉强你的!”

????“小姐,奴婢是自愿留在这的,还请小姐成全!”

????“唉,快起来,这里不需要有人下跪!你也不必自称奴婢!你有你的自由与尊严,无须这样!”姐姐不可置信的抬头望着她,眼中盈满了感激的泪水,望向她的眼神也愈发的敬重。片刻后,姐姐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拉着姐姐的手,道:“姐姐,跟全儿回家吧。”

????姐姐却摇头,“我不回啦,这里有好多书,有我的梦想,我在这里很开心,姐姐.....”姐姐抱着我,哽咽着说。

????“呜....姐姐……”

????“全儿不要怪姐姐好么?姐姐这么自私,丢下全儿和娘,全儿不要怪姐姐呀”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决定好了,是么?过一阵子锦庄就要搬家了,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姐姐深深地望着我,目光坚定地道:“不会的,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弟弟。”

????“姐姐....”

????“还请公子小姐得空帮我照看一下弟弟,萌儿心满意足了!”这时我才发现旁边还站这个男子,一样白衣,一样似仙。

????“公子?”好听的声音又传来,声音的主人望了望身边的人,说“老家伙,有人叫你公子呢!”男子宠溺的看这女孩,淡淡的笑着,没有说话。

????就这样,姐姐几日后随着锦庄搬走了,没有人知道这锦庄搬去了哪。只是不久之后,天下出了个君锦山庄,名震天下。而我,也再也未能的得到姐姐的半点消息。

????过了半个月,那日与天仙姐姐一起的男子找到了我,要给我银两,我拒绝不接受,我说:我要用我自己的手为娘和姐姐打造出可以挡风的墙。男子笑了,那笑容似真似幻,有着说不出的耀眼,淡淡的说“真真是有骨气,你可愿做我的首席弟子?跟我学武?”

????我望着他半响,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练武,可以变强!只有变强,才能保护娘,保护姐姐,才能,保护那个对我笑着平等待我的天仙似的姐姐!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嗯,好。”

????“师傅,徒…徒儿有个问题想问师傅。”

????“哦?什么问题?”

????“我想知道……。那天……那天……。”

????“嗯?!男子汉说话莫要吞吞吐吐,要敢做敢担当!!!”

????“是,师傅教训的是!徒儿,徒儿想知道那天的那位姐姐该如何称呼?!”

????“哦?!…。她么!呵呵,你就叫她‘锦少’吧!”

????…………。

????“‘锦少’么?!嗯,徒儿,记下了!”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年年,我努力地习武,努力的帮娘干活,也努力地忽视爹爹的存在…然而现实,却总是在不经意时把人作弄,娘被逼无奈把我这个爹爹所谓的没前途的目无尊长的整天只知道往外跑的臭小子送进了宫,我并没有反抗,我知道如果我反抗,娘会过的更不好!在我那时的认知里,这,是一个没了男人女人就活不下去的社会。但也因着这次入宫,让我又遇到了她,遇见了我的主人。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而且入宫之后,我就被师父安排到那个人的身边,交于了一个秘密的任务,那就是保护好主人,然后把主人所有的事都及时通知师父。

????当我被主人从那个小太子的脚下救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人,是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的主子了。我的一生,都属于她。

????属于这个天下唯一的传奇,君锦山庄的主人,锦国的少主——安锦。

????很多年以后,当我站在君锦山庄的荷花池边,看着在一旁和小白玩耍的忆君,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微笑,原来,世界是如此美好!

????原来只有跟在她的身边,无论做什么,都是幸福的,心甘情愿地幸福着。

????*

????首先,玥玥要感谢写这篇番外的亲果冻考拉,谢谢你!!!!!

????你一直在我的身边,让我感动加感激。我知道一句谢谢你会明白其中的深意。

????最后,也要谢谢一直在关注玥玥的文的其他亲。

????其他的番外依然会不断地上传上来。如果有想写的亲可以写好之后发来给玥玥。

????当然,大部分番外是玥玥亲自完成的。

????本文由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