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禁脔第四章一

????发文时间: 1103 2009

????数个月後

????娃儿挺着七、八个月的圆肚,乖巧地站在步皓君身旁,看着殿堂上跪了一地的人,她开始爱困地揉了揉眼。

????「娃儿想睡了」将人抱起放到龙椅上,他怜爱极地轻吻她早已眯成一线的眼帘。

????「君哥哥」她意识开始迷蒙地呼了声。

????「嘘、好好,哥哥知道」轻哄完那昏昏欲睡的小人儿後,步皓君才晲看向群狗奴才:「你们刚说啥本君没怎听清楚。」

????听着那温温吞吞的男音,非但没安抚到跪在地上百官的情绪,反而更令他们止不住抖颤身体:「臣、微臣」身为朝中左相的方大人,正打算挺身而出受罪时,却被一直与其意

????见不合的右相打断了话:「君主,本臣认为先让娘娘回寝休息较为合适。」

????「右相,此话何解」步皓君先是漫不经心地将娃儿拥坐入金龙椅内,然後把玩起她的秀发问。

????「娘娘凤体怀有龙种,若受到一点打击而动了胎气,恐怕不怠。」右相李大人有点故意地瞄了左相方大人一眼。

????「打击」执起她纤纤嫩手,步皓君享受着那软柔无骨之感,在看往朝中左右二相时墨

????眸瞬间一锐:「立妃之事是谁先提案的」他问得轻轻缓缓。

????此话当下吓得众人咚声跪下:「臣等罪该万死」

????「你们的确该死」抚向那圆圆肚皮时,他眼神一柔:「娃儿」

????「嗯」有点神智未清地应着。

????「你还未睡着」无视底下跪着的朝臣,他轻声耳语问。

????「唔他们好吵」转身躲入他怀中蹭出舒适的位子後,

????才又再睡去。

????搂抱住大腹便便的小人儿,步皓君轻吻了吻她的额面,再晲视那群狗咬狗的臣子:「既

????然都该死,不如就先把那多事的舌头割下给本君。」

????「君主息怒」

????「要我息怒,就割下舌头。」丢出一把匕首,步皓君露出一个令众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瞪着匕首的左右承相,先是互望一眼,再瞄看那将目光放回皇后身上的男人身上,接着

????就在这一刹那间原本狗咬狗的两人,竟忽地志向一同地飞跃而上,冲向那高高在上的男人:「我杀了您这个禽兽」只见方大人、李大人各从手袖抽出一把与地上同一样式的匕首,斩

????向那笑如春色的男人

????可惜的是,两人还到接触到步皓君前,已被一旁守候的寒槐踢飞倒地:「大胆」

????抚俯身而起的两人,皆嘴角吐血,却以同样恨之入骨的眼神望向那高高在上的男人:「我、要杀了、你」

????「女儿行刺不成,就换父亲吗」抚着下巴,步皓君啼笑皆非地说着。

????「不杀了你这禽噗」还未说完,两人便一同被斩去头颅,

????霎时殿内血花飞溅,吓得

????朝中左右两党之人,皆不敢言、动,而这一幕刚好被要转身入眠的娃儿窥见

????五年後

????捂住唇橆孇被梦境所见吓得反胃,整个人忍住不适,抖住腿走往洗脸盆乾呕起来。

????过了良久,才止住吐意,再用手背擦净唇瓣,然後再也忍不住情绪泛滥地缩跌在地上痛

????哭起来她本竟不想想起来、为什麽要让她想起

????「嗝呜噫」拥住双臀,抽泣到连口都泛出一种莫名痛意来,闭上眼放任回忆中的

????恐惧侵蚀,然而当一种熟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时,橆孇立即受惊地张开双目,迎上的是一对

????愤怒的墨眸。

????「你在哭」盯住那滑落的泪珠,男人眯了眯眼。

????「我」手足无措地抹去眼泪,橆孇本能地缩了缩身子。

????而这细微又熟悉的举动,被步皓君尽受进眼底:「娃儿」他伸出五指,掐住那颤栗

????的脖颈。

????喉间传来的不适感,莫名的窒息感令橆孇瞪大了眼,

????然後开始挣扎地猛烈拍打那只握紧

????的大手,就在她开始无力地抓住他的手时,男人才终於放开了她,让她跌落在地上:「咳

????咳」

????「好玩吗痛苦吗」他托起那小巧的下巴,看见她惊慌的瞳眸时,轻轻哑笑了声:「你胆敢不认我」

????「不、我没有咳」拼命地吸取着空气的橆孇,几乎不敢对上那骇人的黑眸。

????「没有」以指挑开那微启的衣领,露出里头的鲜後,他才放开托住她的五指,向移

????往那吸引他注意力的身躯探去:「你好香」

????「唔不」她试图微微推拒,不敢太过抗拒,就怕惹得他大怒。

????「由不得你」狠咬了咬芯,感到她吃痛缩了缩後,才放缓口劲:「嘘、哥哥来疼你」

????「不呜啊」望住那时而愤恨、时而柔情的脸庞,橆孇自觉再次陷入炼狱之中,而这

????次将是永不翻身

????亹曰:

????终於抽到空更新了,天气转冷了,大家要保重身体唷

????小的要去冬眠zzz整晚没睡

????下回见qq

????暴君的禁脔第四章二

????发文时间: 1104 2009

????一整夜,橆孇只能凭着本能与记忆中的怯懦来迎合男人的需求,当所有缠绵终点来临一刻,她脑海中闪出一丝奇异片段,追随着思绪进入梦中

????「娘娘」双手奉茶的婢在床畔轻唤,令娃儿从床榻坐起。

????几乎是本能,娃儿一张目便找寻起枕边人:「君、哥哥呢」

????「君主,正在早朝。」低首的官婢一直不敢抬首,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带了一丝紧张,奈何被封神智的娃儿却察觉不到。

????「哦」在没有步皓君的陪伴下,娃儿也不敢到处乱走,

????只能无聊地坐在床上,独自

????把玩起手指来,那毫无防备的模样,实在是太好下手了。

????只见那一直奉茶的官婢,在其托盘下实质藏了把利刀儿,然後在用心等待下,终於把持

????不住,

????一刀直刺向那蠢蠢的人儿心窝上

????「啊」抚着口,橆孇满额汗湿,

????整个人被昔时的梦魇扰得心绪不宁。

????然後她惶恐地掀起被褥,望向光滑无痕的窝,这才冷静下来:「梦吗」抑或是将来

????发生之事

????身体各处传来的酸痛,提醒着她昨夜是如何被暴对待,而旁边那早已变得冰冷的床位,更是残酷地证明着,这个男人是在报复她。

????在忆起一切後,橆孇不明白、更可说是困惑,为何师父要安排她再与他遇上呢

????若她一直待在白云山上,她本就不用面对这不堪的过去,更甚至能平淡地渡过一生她不知道,自己何得何能,令这个男人对她念念不忘。

????怎麽想,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欠这男人什麽,师父到底是想要她做些什麽

????始终多年在山上修行,

????橆孇在昨晚哭过後,便稳回情绪,

????要不是步皓君突袭而来,

????她可

????能早已想办法逃走,只是这有逆天之行之险

????就在橆孇想得出神之际,房门突遇猛击,「唪」的一声,门板应声而被踢开,在蒙蒙的

????晨光,走出一道小身影:「臭女人,你不要脸」

????就这声,便足够唤回橆孇飞散的神绪,只是在目光再触及那小身影时,心头忍不住起了

????一阵歉意:「菱儿」印象中,这孩子好像是唤步紫菱

????步紫菱瞪大眼,表情不遮厌恶地望住床上只有被单遮掩的女人:「谁允你这女人喊本公主的名号来着」

????对於她那小小气焰,橆孇倒没放在心上,

????或许是出自母本能,她选择从善如流地再道

????了声:「不知公主来这,是否有何要事」见着那得意神气的小脸,莫名地她就是想笑,奈

????何的是心头有更多酸。

????虽然,她没了师父如何助逃那一块记忆,但事实证明她毫无疑问地是把亲身骨给抛弃

????了步紫菱不肯认她也是应该的、只是当时到底是发生何种事情了她竟狠心抛下十月怀胎的孩子,独自逃亡

????难道她当时就没想过,将来要面对的是孩子的恨意吗还是她本就在不知不觉间,已

????被步皓君感染,同样变得冷血无情,就连孩子都可以不要、不认了

????但不管何种理由,她是做了、没可能回头,所以她也只好认:「对不起」而这麽多年

????後,她能给的也不过是一句薄弱的道歉。

????「谁要你这女人的对不起本公主巴不得你快点滚蛋,别再我面前装模作样,你不可能是我的娘亲就算是我也不会认你」步紫菱说得既急又狠,

????她眼底带着莫名的怒恨火焰,

????然後也不管橆孇有没有听清楚,在做个鬼脸後便急急离去。

????留下被她那些有口无心话语,攻击得遍体鳞伤的女人,独愕在房内,久久不能语。

????亹曰:

????三点多了睡觉睡觉、被窝偶来也

????暴君的禁脔第四章三限

????发文时间: 1113 2009

????一记清脆的口哨声在门框外传来,那熟悉的声音令橆孇飞快回了神,心出再次涌出莫名的惧怕感,将目光瞄向地上,就怕对上那双带着恨意的墨眸。

????「娃儿,门打这麽打也不穿好衣物,便在发呆吗」步皓君如同这几天以来一般,手上拿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汁,来到那只披着一张被单的人儿身前,眼底有着一种风暴正在凝成。

????「我、君、哥哥」她有点生疏地叫唤着,怯怯地抬首看向那已站到身前的男人。

????「嘘,看你怎吓哭了是谁欺负我的乖娃来着」一声亲腻呼喊,暂且让他捉不定的戾缓下,步皓君先小心地把手中热碗放在榻边小凳上,再执起她的柔荑放在嘴边轻吻。

????直到这一刻,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寻着她了,就似此刻她明明在他怀里、双手被他牢牢抓住,他也怕这是个梦,昨儿个就算再如何用力去疼爱她,

????他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或许

????这一切都是他的美梦、又或许他早在她离去时便疯了

????「娃儿、我的娃儿」他轻轻啜吻她的手腕、手肘、手臂,

????直到来到那充满了疙瘩的

????锁骨,再缓缓向下探索,然而当他的吻来到她雪白无痕的左上方时,原本那温柔轻托住她椒的大掌,忽地暴地重掐、唤来橆孇的痛唤声後,他犹似意犹未尽地狠狠一咬,直到那

????芯上留下一道鲜明带血的牙印後,步皓君才稳住那变得嗜血的情绪,俯卧在她裸躯上喘

????息。

????从未见过他如此独狂的女人,倒是又痛又惊,她大气也不敢喘,只能默默忍辱负重地任他拥住,不敢反抗,直到身上的男人将她拉起跪站时:「你嗯啊」步皓君拜似地扶住

????她的纤腰,让她为他慢慢地曲身半弯地倒着,眼光不经瞄向那没遮掩上的大门时,浑身一震却又不敢出声喊停,嘴里呼出羞耻的快感、眼角却流出悲伤的泪珠。

????「怎麽你不就是爱让哥哥这麽骑着你」见她不悲不喜地默语哭泣,只能更激起他内

????心想要狠狠蹂躏她一番的意志。

????「噫呃啊嗯」被搓揉住的花珠,

????很容易便动情地流出晶莹的蜜香,让她怀住满腹屈

????辱地承受住男人每一下都不留情的进驻。

????「两张小嘴都浪啼了还哭什麽我这不就是在疼你了」身下动作暴,但他的

????唇却很温柔地轻吻住她落下的泪,每当扯夹住他的花璧似有意欲崩泄时,他便转为轻柔进攻着,就是不让她到达顶峰、把他独自抛下。

????「嗯啊啊」她分不清是痛、是痒,也看不清男人是爱着她、还是在惩罚她,唯一感

????受到的是两人正紧密相连着,似是亲密又如此遥远:「噫噫嗯」

????「怎麽样这样子你很喜欢对吧」看她欲罢不能的潮红小脸,正紧附在肩上,他心头

????又刺又痛,却又忍不住地温柔起来:「娃儿、你这个狠心的小东西嗯」

????感受到他的壮巨大正热灸地攻占住她深处时,她更是摆动腰臀得更快,直到彼此都同时达上情欲的尖巅中、舌扯着银透长丝四相唇瓣正在欢爱馀韵後纠缠不清、两人吻得似要至死方休,却在正当难舍难离之际分了开来。

????橆孇喘息地望住那充满挣扎的墨眸,心头不知为何平静了下来:「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娃儿了」她轻轻涩涩地说着,见到他流露出某种慌乱又迷惑的神情时,一种苦酸竟在胃

????出泛出,有着不明所意的情感慢慢侵略困她。

????「不、你永远都是我的娃儿我的」步皓君如受伤的兽狂吼着,

????他不想听、不想

????听这是他的梦不是吗为何不顺着他意走

????「傻瓜」不知为何,以往那种恨意竟因眼前如此脆弱的他变得烟消云散了些,彷佛他做过的种种都不再那麽可恨、可恶,举起手抚过眼前这张变得比回忆中更为沧桑的脸庞,再迎上他那有着藏不住爱恋的眸子、她看见一张女小脸,同样带着恋慕的神情映在其中:「我对你的感情不再懵懵懂懂、只是一切都不一样了」是阿、她想起来了、她不是失踪逃跑的、她是、她是

????「不一切还一样,你在我怀里、你像当初一样还是属於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你不能抛下我」她的话语似是刺激到他某种情绪,一种遮掩不住的恨意如泉涌而上。

????「我已经死了、你为何不放我走呢」她淡淡地说出这惊人的事实,想起今早惊醒的梦、原来并不是梦事,不禁叹息问了句。

????「我只是错过了些时间、我那时不刚跟那群该死的家伙在大殿上玩」步皓君有些神异常地喃着,然後突地抓紧住那抚在脸上的纤手:「你不原谅我吗我答应你了从今以後只专心跟你玩你不能走、既然你来了、就不能走」他青筋暴现、眼神狂乱、到最後连一张好看温文的书生脸,都化成恶鬼脸庞而不自知地吼叫道。

????「她」黏住唇,橆孇试了又试、好不容易才把话挤到嘴边:「女儿、为何留着她不该在这儿的」

????「不我步皓君想留的人,谁都不能带走」他痛不欲生地赤红了眼,愤恨得大吼大叫地宣誓着。

????「你这样做又何苦要是让女儿知道,自己并不是人她受得住吗」这是不可能的

????事,她虽不知这男人到底是用了何种方法让她们似是活着般留在人世,但这绝非好事。

????「她不会知道的、没有人会知道的只是我不说、你不说,谁会知道」因她的话,

????他硬生生止住怒气,转用轻柔的语气轻哄住。

????「你能留我们多久呢」她不信他做这种事,是没有代价的。

????「直到我同样变为鬼那天,你们都不能离开我」他轻吻住她微凉的发额道,然後像

????是想起一件事,便又急急那起药碗:「你乖喝了它、好吗」

????「」心知他铁定又在这里头下了料子,却又不能拒绝,只好一口饮尽,然後顿觉一身如陷入割骨之痛、浑身如被火烧边抽搐痛搅着,只是张口吼叫却没能发出声来,然後她身边的男人带着如春暖花开笑意,静搂住她癫痫不已的身子,接着橆孇听见他轻声又温柔地在

????耳畔轻喃:「娃儿,你就算是死了也休想再离开我」随即五感即灭。

????暴君的禁脔第四章四限

????发文时间: 1115 2009

????在飘渺间,一阵若有若无的药香与热气令橆孇逼不得已从黑暗中挣脱而出:「」还有丝迷蒙的眼眸映入的是一池墨水

????试着从热气腾腾的墨水中移动那似有千斤重的手,却只能动了一下指头後,便再无进展有那麽一秒间,橆孇以为自己残废了,然而她下一刻却又摇头失笑,有点似在嘲讽地说着不可能,果不其然随着那一声笑音,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立即从後按在她的肩背上:「在笑什麽」步皓君站在药浴外如蛇般盯住那脆弱的可人儿。

????「丫呜哼」开口应声,橆孇才发现喉舌间异痛非常,就连说话也咬不出字音。

????似是发现到她的惊慌,步皓君才解衣入桶内,将人搂入怀中吻住她的耳贝低语:「别

????怕,你还未跟这身体同调,是有些不适为我忍忍嗯」他捞出那在药浴中的无骨小手放在掌心中把玩。

????无法如常说话、行动的步皓君,在看见那只如小孩般的映入眼瞳时,竟止不住一阵晕眩,

????嘴巴甚至发出唔唔抗议。

????「你也别心急动,这身子总要些日子适应我可很喜欢,所以你也很欢喜吧」语毕

????便在那纤细的小锁骨上吮出一个深深玫红印记。

????仰头无声呻吟,她本没有能力去反抗身後的男人,直到感到一种侵入的极痛时,她还

????是只能无声地哭闹。

????「嗯啊娃儿、就是这种感觉嗯哼哼」步皓君舒服得眯起了春眸,沉沉地挺住腰身,

????深埋在那窄狭的小密中。

????「丫丫」像是傀儡的身子,在药浴中被人抱起,还带着蒸气的小脚踝,随住男人的进进出出,猛烈得令浴面摇扫出水花。

????「好娃儿、我的小浪娃让哥哥疼死你哼嗯」他亢奋地呻吟,抱住那如布娃娃的小小身子在桶中站立,张牙舞爪的炙热不断地抽那小小的蜜色小嫩,在一次径痉挛间男人忍不住地欢而出,然後两人又再跌落在药浴中喘气、抽搐。

????「唔」从中多得填涌而出的蜜,

????在墨色的药水下慢慢散去,

????因却在的激情而滚

????动出浴桶的药材全都倒灌在房间的地板上,橆孇此刻全身柔软得似无骨地黏在男人怀中,亮亮水眸早因情欲的狂喜眯成了一条线,她每呼的一口气都彷佛夹带着男人的气息,

????而这认知

????更是令她浑身一颤。

????「是不是很舒服想哥哥有多久没这样骑过你这模样的身子」步皓君边说边满意地打量她那开始转为蜜色小肌肤,迷醉地埋在她的颈窝处低喃。

????见她还在瘫软中,他再深深吻了她数回後,再恋恋不舍地退出这刚转型的小身子,再把两人洗净,才用挂在一旁屏风上的大白布条,紧紧地包住两人在其中,然後他俩如连体婴似

????的,来到一张又松木制成的梳妆台前,步皓君确定已经够近铜镜时,才缓缓扯下包着两人裸

????体的白布,

????好让他与她此刻的模样,一同入镜成了一幅妖的美境。

????抚住那小小的蜜色小脸,步皓君如同着魔地拿起木梳,帮裸身小人儿梳弄发丝:「瞧瞧,这样子不就跟以往一样吗」她这如同十五岁的小身子,才是他的钟爱。

????有意无意地别开眼,橆孇不想再看着镜中荒唐之景,

????她全身除了无力感外,还残忍了一

????丝骨刺之痛,但她不会再去想追问,究竟他是如何能办到眼前之事,因为他必定不会回答,

????至少在此时此地他不会告知她一切,包括他是如何办到还魂之术一样。

????「怎又耍小子了难道你不喜欢我的喜欢麽」他问得有点痴、有点狂,却又淡声如风。

????轻睨了他一眼,橆孇最终还是丝心软,

????她轻闭上眼,表示累了。

????「你看我高兴得,都忘了你不适真是不该」他似幻似梦地低语几声,才又把人

????抱起带回软褥绸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後才穿回一早已备好的衣衫,再回到床畔时,见她已经入梦而睡:「我再也不会把你独自留下来了,所以你也不可以抛下我,知道吗」他有点疯

????癫地喃着,让因痛而眠的人儿在梦中也不得安宁睡得太熟。

????番外之一 焚欲

????发文时间: 1011 2009 更新时间: 1013 2009

????暗天皇朝 四年 东北国 某村某处小林间

????一身春暖气质的少年,正坐在小木屋外,独自闭目享受着这遍宁静,直到一道极轻的足音,拉回他的神智:「」眯起春眸,步皓君望向草林间,发现了一只小兔子。

????「敢打扰本君休憩的也只有你这只小家伙了」说着,他竟飞身向前一把抓起那还不知死活,却明显受惊的小小兔子,只见五指一掐,

????便能轻松地即它送上西方国土,但就在这

????刻草丛堆内传出一阵抽气声,这令本来沉沦於杀戮中的步皓君松了五指,改将那被掐得奄奄一息的兔子放入怀中,转身走回木屋。

????「大哥哥」也不知道是犹豫了多久,躲在丛林间的小女娃,终於鼓起勇气喊了声。

????「哦还有人躲着」步皓君嘴角挑起可疑笑纹,表情却装得很惊讶地望向那从草丛间

????探身而出的小女娃儿,莫名地他心头一跳,这娃儿、这娃儿喉间乾燥,

????不自觉地咽了口

????水。

????小女娃抖住小身子,弱不禁风地与那含春的朗眸对上,一刹间她犹如受惊似的别开了眼:「大、大、大哥哥,兔、兔子」好可怕,这大哥哥的眼神好像要吃人似的。

????「兔子哦这小家伙是你养的」他轻佻地走近些,直到大掌抚上那惊得闭目的小

????脸谱上:「瞧你颤成这样会冷吗」故意地以指抚起那蜜色肌肤,指上传来的触感几乎令他神迷。

????「嗯、可以给我吗」小女娃惊得脚软,但还是忍不住探手想要取回那白嫩可爱的小兔子,只是就当指尖快要触及到它时,兔子竟猛然逃脱,令她掌上扑空,转抓上白色的少年衣

????衫。

????「你也想哥哥吗」步皓君快速抓紧那要抽回的蜜色小手,当发现糙的质感时,心

????头莫名一怒:「谁要你做苦活」

????「啥」小女娃目光随着那走远的小白影失焦,完全没发少年正把她抱入了怀,还嗅在她耳畔低语。

????「你好香是不是又跑到小溪那洗澡了」脸颊贴上那还带住湿气的发色,步皓君只觉自己几乎要忍不住,想要一口吃掉怀中的小人儿。

????「嗯」还有点离魂,接着她莫名打了个呵欠:「大哥哥娃儿,

????又想睡了

????唔」说着就昏睡过去,让那原本春光暖暖的少年,莫名兴奋喘息起来。

????「傻娃儿,哥哥真的好想吃掉你」边说边咬上那蜜色小肌,然後他感到胯下欲望因此站立而起:「嗯」接着他解开那小人儿的衣衫,让那双小巧酥再次毫无保留地映入他目中,然後他就似着了魔地低首一含:「好娃娃、哥哥想死你了」身下还不自觉地隔动住衣衫顶弄住她的柔软脆弱。

????他迷恋地咬吮起那蜜色小,胯下顶律得更猛,最後在一阵低吼急喘中,隔住衣衫物对

????准她湿润的小解泄而出

????步皓君气息未定压卧在小人儿身上,目光神迷醉醺地注视着那染上微红的蜜肌,他不自

????觉地申出舌口轻黏住她的唇瓣,然後他忆起那次初遇,欲火不禁又再焚燃:「娃儿嗯」他不断地呼喊着心底最渴望的名字,然後再次俯仰而起

????暗天皇朝 三年

????男女急喘声後,便是一种骨头的断裂声,然後是一个死不瞑目的裸女,被人从木屋内丢

????出,那重重的落地声,

????在这宁静的夜林间更显巨大:「本君要净身,水还没烧好吗」一道

????沙哑不悦的声音,从木门内传来,令那正在收拾尸体的黑影,不禁一怔。

????「寒槐」那声音又起。

????「属下该死」那唤寒槐的身影,立刻下跪。

????凉久後,木门被人推开,里头走出一名年约十八、九的少年,只见他不屑地踢了踢那死

????去的裸女,然後心情烦躁:「这条母狗怎还在这」

????「属下该死」额上微湿,寒槐心头有点慌乱。

????「算了,本君出去走走,回来时这要是有点不乾净」少年声音意味深长地停住,然後在黑暗中消去,独留他的贴身侍卫收拾残局。

????或者是这一夜的风月太圆,少年总觉得自己心头那嗜血感还未消散,开始在林中寻找起

????猎物来,只是当他来到一条小溪旁时,那道突然破水而出的小身影,

????竟令他失了魂:「好

????美」他嘴中不自觉的轻叹,甚至还首次莫名地,躲藏到一处大石暗影下偷看。

????只见在月光下,那小人儿完全没发现被人偷窥着,正努力地以溪水洗净着自己的身体,

????当那水流滑过那还未完成发育的时,少年更是发出迷醉的抽气声,他的目光甚至不自觉地追随住水流的去向,来到那瘦弱小腿间时,他更是莫名地亢奋起来:「啊嗯」他就似受不了诱惑地发出细弱的呻吟,然後五指似是受不了控制地想要探往那月光下的人影,只是最终他索到的,只是她的影子以及那放在大石旁的衣衫。

????然而当他在月光下看清手掌握上的正是她穿的肚兜、亵裤时,少年的双目间更是升起暗火,接着他做了一件这辈子中最不可思议的事;只见他将那一便知不是好料的肚兜放在鼻

????间嗅息,然後解开自己的裤头,把那小小的亵裤放在那不知何时站起的火龙上,就这瞬间少年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眼角瞄向那裸露的纯洁身影,

????心头微微酸甜缓缓地他的手

????开始随住那小小的亵裤抚弄起自己,在一阵轻喘中把华喷在那薄薄的小布上,再用那肚

????兜儿抹乾口,随即他无声的隐伏在一边的大树上,在见她毫无所觉地把那带着自己气息的

????亵裤穿上时,喉间不禁欲求不满地咕噜了声,然後他的目光便再也离不开这道小小的身影

????暗天皇朝 十六年

????「你是我的、我的、我的嗯哼」步皓君死命抓住床中失而後得的人儿,开始着最疯狂的猛律。

????「嗯哦不、不要了君、哥哥嗯」橆孇脸色潮红地低泣着。

????「我爱你、我爱你娃儿嗯唔哥哥要骑死你、骑死你」咬住那变回蜜色的肌肤,他眼底闪过疯狂,再瞄向那小巧却不失丰满的酥时,他更是神迷低吟:「我要惩罚

????你你现在这模样还敢离开哥哥吗说嗯」深顶住那窄小的嫩,步皓君依恋极地深吻住那小小的唇儿。

????「噫唔呜不、娃儿不敢了嗯啊啊」橆孇失出瘦弱的十指,在男人背後抓出十条红痕,

????然後眼角滑出热泪,当眼瞳映入男人为她疯迷的脸庞时,便知今生今世再也无法逃离此人不知到底是缘、是孽,谁负了谁,她与他注定了要纠缠不清<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