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萧杞岚和楚茈拌嘴拌得开心,夜涵搂着纪凌烟跟在后面走出了校园。

????“涵,谢谢。”纪凌烟感激地说。

????夜涵摇摇头,“只要你开心就好”话中无限的宠溺让纪凌烟心头一暖。

????柔软的大床,带着阳光的味道和荷花的芬芳,纪凌烟陷在其中,享受着夜涵的爱抚。额、眼睛、鼻子、耳、双唇、皓颈、锁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地方都落上了轻柔的吻。

????“半年了我日日想你、念你”夜涵充满磁的声音吐露的情话让人沉沦,“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很无味每过一天,爱你的心便强烈一分”

????“嗯啊对不起涵”纪凌烟心中一紧,两侧的双手渐渐抓紧了床单。

????“我不要听你说这三个字我不喜欢”夜涵亲吻着纪凌烟前的两点,暧昧地说,“我更喜欢热情的烟儿”

????纪凌烟了然的一笑,双臂攀住夜涵,挺了挺身子,迎合着对方,“我要你好想好想要给我,涵”

????“如你所愿”夜涵温柔地一笑,有力的手臂搂起了纪凌烟,另一只手褪下了纪凌烟身上最后一件遮体的衣服──白色的蕾丝小内裤。

????热烈却不失温柔的吻落在纪凌烟身体的每一处,引得人儿忘情地呼喊。不一样不一样这一次,感觉真的很特别到底是哪里不一样,纪凌烟也说不清楚。

????“啊”纪凌烟长舒了一口气,睁开迷离的双眸,凝视着眼前深爱的男人,纪凌烟的双腿缠上了对方的劲腰,“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幸福是什么每一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原来的纪凌烟觉得只要能和夜涵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现在,幸福的含义添加了新的内涵

????“啊嗯涵嗯嗯我喜欢啊啊嗯嗯给我啊全部你的全部都是我的”是的,他是夜涵的,而夜涵也是属于他纪凌烟的,谁也夺不走。

????小别胜新婚,他和夜涵从来都没有分别这么久,这或许不该说是“小别”,而应该是“久别”。疯狂的律动却带着无限的柔情时高时低的媚叫中却带着些许羞涩

????爱情是什么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而对于纪凌烟和夜涵来说是此刻的欢愉、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是险阻之后的温馨、是心动之时的激情、是能在一起生活的幸福

????一一四、走街串巷,热闹生活

????“哎你别跑,小心点儿啊”看着萧杞岚从楼上跑下来,黄轩急忙放下手中的小碗,扶住萧杞岚,“这都快到预产期了,你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呢”

????萧杞岚撇撇嘴,满不在乎地说:“不是有你的吗再说了,你原来也是学医的,怕什么”

????黄轩无奈地一叹,却是一句埋怨的话都没说,端起桌子上的小碗:“把这药喝了吧”

????看着黑乎乎的汤药,萧杞岚的脸都皱在一起了,“能不能不要喝你看我现在跑都没事,还喝这东西做什么”

????黄轩一笑,“要是有事了,你就不这么悠闲了乖乖喝了,要不我不让你去找纪凌烟”

????萧杞岚不情不愿地拿过碗,一饮而尽,一抹嘴,萧杞岚把碗还给了黄轩,“好了吧总该让我去了吧”

????“好好,你去吧”黄轩揉了揉萧杞岚的短发,宠溺的笑笑。

????“嗯啊涵疼轻点儿啊”萧杞岚刚一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暧昧声音,本来要敲门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萧杞岚踟蹰了半天,才一咬牙敲了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又是一阵矛盾,萧杞岚才走了进去,听到里面的声音变弱,萧杞岚才大步走进客厅,“凌烟,我来了”

????“你来了”纪凌烟半靠在的沙发上,一副享受的表情,而夜涵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搭在纪凌烟的肩上。

????“你,你们这是”萧杞岚忽然发现是自己误会了。

????“在按摩啊难得能享受到这么优质的服务,对吧,涵”纪凌烟仰起头,看向身后一脸温柔的夜涵。

????“是是是你们聊,我去忙了”说罢,夜涵上楼进了书房。

????五个月了,萧杞岚经常来找纪凌烟玩,而每次来,夜涵却从没有阻挠过,这让萧杞岚感到很困惑,憋了许久,今天萧杞岚终于憋不住了:“夜涵,等一下”

????“什么”

????“这五个月,我几乎是天天来,你怎么你怎么”萧杞岚忽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我怎么不拦着你是吧”夜涵反问道,见萧杞岚不停地点头,夜涵自信地笑道,“你一个孕夫,我为什么拦你你对我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你”萧杞岚忽然很后悔问这个问题,看着夜涵上了楼,萧杞岚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夜涵的臭脾气你怎么受得了”

????纪凌烟笑着给萧杞岚倒上了一杯水,“涵待我很好的,从来不向我发脾气的。”

????“是啊,他也就对着你能笑一下,像我们也就是白眼了。”萧杞岚叹了一口气,拿起了杯子开玩笑地说,“怎么每次来都是白水啊难道纪氏不景气了”

????纪凌烟莞尔一笑,“你啊,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没正行呢”

????“活就活的自在,在家里干嘛还要约束自己太多呢”萧杞岚说得理所应当,看了看四周,问道,“咦暴力女又出去了”

????“嗯,最近一段时间她总是出去,如果不是我太任,想来她也就不会这么忙了”纪凌烟有些不好意思。

????“她还是忙点儿好省得我不消停”萧杞岚故作庆幸地拍拍脯。

????“你说谁不消停了小气岚”楚茈的声音随着一声“”破门而入。

????“那个你回来了辛不辛苦,要不要喝水”萧杞岚有点儿谄媚地把桌子上的那杯白水捧到到了楚茈面前。

????“哼算你上道”楚茈接过杯子,坐了下来。

????“泊乾怎么样了”纪凌烟关心地问道。

????“小烟,你就放心在这边做慈善事业吧,泊乾那边好得很,你那个宝贝儿子好得很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也辛苦了,快上去吧”纪凌烟不再留楚茈,“对了,帮我告诉涵一声,一会儿我一个人去儿童收容所就好了,你们忙。”

????“嗯,好的。路上小心些”楚茈笑着点点头。

????“我也要去”萧杞岚来了兴致,自从校庆之后,他就没出过远门,整日在两栋别墅间来回。

????“你算了你这个样子,马上就要分娩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吧”楚茈撇撇嘴。

????“我的腿长我自己身上了,我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萧杞岚反驳道。

????“那可不一定哦你们家那位可不会答应你出去的”楚茈笑着转过身上了楼,不再和萧杞岚纠缠。

????“你确定要去不告诉黄轩一声吗”纪凌烟看着萧杞岚挪上了车,仍有些不放心。

????“告诉他就去不了了”萧杞岚关上了车门,对司机说道,“开车吧。”

????纪凌烟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在包里的手却动了动,不过这一切萧杞岚都没有注意,他的眼神一直注意着车窗外的风景。

????“纪妈妈,纪妈妈”纪凌烟刚一进收容所就被孩子们围住了,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让纪凌烟心中一暖。

????“你们最近好不好开不开心”纪凌烟问着孩子们。

????“好开心”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纪凌烟和孩子们一问一答地聊开了,而萧杞岚却发现角落里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带着疑惑萧杞岚走了过去,慢慢地蹲下身来,问道:“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过去和大家一起”

????那孩子听到萧杞岚声音依旧低着头不做声。

????“大家一起玩不是比一个人玩有意思的多吗”萧杞岚继续问道。

????那个孩子还是不语。

????萧杞岚的困惑更深,凑得更紧了些,“你不开心吗”

????那孩子终于有了反应,“噌”地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靠上来的萧杞岚的,“不要你管我”说罢,朝着屋子里跑去。

????萧杞岚一个不慎,被那孩子推倒在地,挺着大肚子的萧杞岚像个翻了个儿的乌,怎么也起不来

????“凌烟救我”

????纪凌烟正和孩子聊得开心,却忽然听到了萧杞岚的声音,站起身来就看到角落里仰面躺在地上的萧杞岚,吃惊之余却也笑了起来。

????“你,你别笑了扶我一把嘛”萧杞岚的脸在众多孩子的目光下刷的一下子红了。

????“好好好,孩子们来帮忙喽。”纪凌烟招呼着孩子们帮忙,好不容易扶起了萧杞岚。

????可萧杞岚刚一站起来,就“哎呦”了一声,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肚子疼”纪凌烟警觉地问道。

????萧杞岚似乎隐忍着什么,却依旧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好像是”

????一一五、呱呱坠地,双喜临门

????“要生了”纪凌烟握紧萧杞岚的手,心里不由地一紧。

????“嗯,我想可能是今天好像是预产期我忘记了”萧杞岚一只手握着腹部,额头上渗出了汗。

????“岚”正当纪凌烟有些无措的时候,黄轩出现在收容所。

????“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省心呢”无奈地从纪凌烟手中接过萧杞岚,将人儿扶上了车。

????“你你怎么来了”萧杞岚问道。

????“我怎么来了,要不是凌烟不放心你,给我发了消息,这会儿你就不会这么轻松了”黄轩驾着车朝着他的私人医院开。

????“轻松”萧杞岚咬着下嘴唇,“谁说的”

????“还有时间来收容所玩,难道你忘了今天是预产期”黄轩继续说着,以此来分散萧杞岚的注意力。

????“我就是忘了啊轩疼到了没”萧杞岚大口大口呼吸着,感觉到下身一阵湿润,萧杞岚更是慌了神儿,“轩,下面啊”

????黄轩也不再打哈哈,一脚油门,加快了速度,“马上就到了,岚坚持一下”

????黄轩一心注意着萧杞岚,完全没有意识到纪凌烟还留着收容所就驾车离开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纪凌烟无奈地摇了摇头,刚刚拉开自己车子的车门,就感觉衣服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那个推萧杞岚的男孩。此时的男孩依旧低着头不说话。纪凌烟男孩的头,准备上车,可是男孩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纪凌烟心下了然,蹲下身来,注视着男孩,轻声地问道:“你是不是想去看他”

????男孩点点头,小嘴抿得紧紧的。

????“那我们上车吧”招呼男孩上了车,纪凌烟朝着黄轩离开的方向驶去。

????当纪凌烟赶到的时候,萧杞岚已经被退入了手术室,而黄轩自然也在手术室中。纪凌烟带着男孩儿坐在手术室门口,注意到男孩紧握的小手,纪凌烟轻声安慰道:“别担心,他没事的。”

????男孩第一次抬起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凝视着纪凌烟。

????“相信我他不会有事的”纪凌烟坚定地说道。

????二个人在手术室外等了近四个小时,才见那门上的红灯熄灭,隐隐地听到孩子的啼哭声,二人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不一会儿黄轩推着萧杞岚出来,手里还托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纪凌烟带着男孩迎上前,问道:“怎么样顺利吗孩子好不好”

????黄轩脸上带着笑容,看看怀里的婴儿,才对着纪凌烟点点头,“还好,孩子也很好,是个男孩。”

????“恭喜了”纪凌烟看看黄轩,才将视线转移道推车上脸色有些苍白可却一脸幸福的萧杞岚,“辛苦了”

????萧杞岚摇摇头,视线对上了纪凌烟身后的男孩,对着男孩露出一个微笑。

????男孩怔了一下,却很快地凑到车旁,一双大眼睛染上了欢快。

????萧杞岚抬起手,了男孩的头。

????“去病房吧,岚。”黄轩看了看萧杞岚又看了看男孩,建议道。

????看着男孩跟着萧杞岚进了病房,纪凌烟嘴角微微上扬,给收容所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

????“不再多待些日子了吗”萧杞岚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失落。

????纪凌烟莞尔一笑,“孩子的满月已经过了,我也出来很久了,是时候回去了”

????“岚,凌烟有凌烟的事情,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等你好些了,我们去泊乾玩,不就行了吗”黄轩将刚刚削成小块的苹果送到萧杞岚嘴边。

????“好嘛好嘛我就是有些舍不得嘛”萧杞岚嘟嘟嘴,得意地吃下了黄轩递上来的苹果。

????“这话要是让涵听到,估计你就有的瞧喽”纪凌烟打趣道。

????“哼”萧杞岚不置可否地将头撇向一旁,看着萧杞岚孩子气的样子,纪凌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对了,笑笑呢”见那个沉默的小男孩不在病房中,纪凌烟问道。

????“去看琪儿了。”萧杞岚温柔地一笑,将头又转了回来,“笑笑似乎很喜欢琪儿,总是在琪儿房里逗他。”

????“是嘛这是好事,笑笑似乎心事很重,对人也总是不信任,你们既然收养了他,就让他开心些吧。”纪凌烟说道。

????“这是自然,你放心吧”萧杞岚打保票地拍拍脯。

????“既然如此,我便放心了,收容所就麻烦你们有空去看看了,涵还在外面等我,我们就先走了,后会有期”纪凌烟站起身来向二人道别。

????“后会有期”

????纪夜二人刚一回到泊干的家中,一个呼呼的小身影就扑了上了,“妈咪你可回来了,殇儿可担心你了呢”

????看着长高了不少的夜子殇,纪凌烟缓缓蹲下身来,紧紧地抱住,“妈咪回来了,殇儿想不想妈咪呢”

????“想”夜子殇声气的声音让纪凌烟忽然心中一暖。

????“殇儿好不好有没有乖乖的”纪凌烟抱起夜子殇坐在沙发上。

????“好,殇儿很乖的。有好好学习的”夜子殇歪歪小脑袋,蹭了蹭纪凌烟。眼睛不时地瞥着夜涵,见对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夜子殇就恨不得咬夜涵一口。

????“说说都学了什么呢”纪凌烟好心情地问道。

????“好多好多画画,琴琴,陶瓷,故事”夜子殇掰着手指数着。

????“故事”纪凌烟不解。

????“回少夫人,是历史。”一旁的墨雅解释道。

????“呵呵,殇儿喜欢吗”纪凌烟问道。

????“嗯,很好玩”夜子殇说得是实话,这里的教育方式真的很有趣的,比上一世好太多了,而且这个世界也很有趣,夜子殇对这里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你楚姨呢”见那抹红色的身影不在纪凌烟问着夜子殇。

????“去姚妈咪那里了”夜子殇如实说道,“姚妈咪要订婚了”

????“馨姐姐订婚和谁”纪凌烟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姚馨竟能打破梦魇,重新开始。

????夜子殇不语,这要是回答了,就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了,一双杏眼对着墨雅眨了眨。

????“回少夫人,是闵苌左的独子闵强。”墨雅回答道。

????在纪家的推崇下,现在闵苌左的画作是市场上最抢手的艺术画作,很多富人和书画家争相收藏。

????“闵强啊”纪凌烟了然地笑笑,想起当时姚馨挽留闵强的样子,纪凌烟嫣然一笑,对夜涵说道,“涵,我想我们该去看看馨姐姐了。”

????“好,随你喜欢”夜涵宠溺地看着纪凌烟,应道。

????一一六、理解万岁,腐女之恋

????“你看看,你还没有不好意思呢,他倒是不好意思了。”楚茈见闵强低着头,只顾画着画,好心情地调侃着。

????“楚茈,你就别逗他了,他这个人不禁逗的。”姚馨回护道。

????“呵呵,馨姐姐心痛了呢好好,我不逗他了。”楚茈说着站起身来,“呆了好一会儿了,今天少爷他们回来,估着这会儿也该到了,我也该走了。”

????“嗯,那我就不留你了,有空常来哦。”姚馨起身相送。

????刚从花园进屋,姚馨就见管家来报:“夜涵夜先生同夫人来了,现在在客厅。”

????姚馨与楚茈相视而笑。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到了呢”楚茈刚一见到客厅的二人,就打趣地说道。

????“是啊是啊回来了,却不见楚姐姐呢一打听才知道跑这里偷闲来了。”纪凌烟同样开着玩笑。

????“嘿嘿,这不是偷闲啦和姚氏打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嘛”楚茈狡辩道。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慢慢说吧”姚馨招呼众人坐下,吩咐管家奉了茶。

????“馨姐姐现在越来越漂亮了呢”纪凌烟意有所指地说。

????姚馨微微一赧,“凌烟的小嘴真是越来越甜了。”

????“是吗我自己怎么不觉得呢”纪凌烟笑得灿烂,“对了,闵强最近在做些什么我这一年来在外面可是常能听到他的名字呢”

????“他啊现在在花园里画画呢”见姚馨不好意思,楚茈接话说道。

????“呵呵,看来他很好呢馨姐姐是不是也很好呢”纪凌烟继续问着。

????“我那个嗯他是很体贴的人,也是很细心的人,他不在乎我的以前,待我很好。”姚馨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手指不停地缠绕着。

????“好了,烟儿,就别再逗姚馨了。”见纪凌烟乖乖地偎了过来,夜涵一把搂在怀中,开口问道,“姚馨,打算什么时候订婚”

????“一个月以后,请帖已经发好了,你没看吗”姚馨觉得有些奇怪。

????“请帖让小殇殇画着玩了”楚茈摊摊手,“对了,差点儿忘了今天来的目的,我今天来是向你再求一张请帖的。”

????姚馨嫣然一笑,“我也有段时间没看到小家伙了,最近这两年实在是太忙了,现在的小殇儿是不是更可爱了”

????“是个人小鬼大的小屁孩。”楚茈撇撇嘴。

????“是嘛看来我没有选错人。”姚馨微笑着,“对了,楚茈,你最近同郭氏兄弟走得很近嘛”

????“那个这个怎么又扯我身上来了”一向伶牙俐齿的楚茈竟然开始有些结巴。

????“看来,我这走了一年,竟是错过了很多好戏呢”纪凌烟嗔怒道。

????“楚茈从实招来吧”姚馨挽住楚茈的臂膀,挑了挑眉毛。

????“那个,我是听少爷的吩咐,多和郭氏打好关系。我一个大腐女,怎么会有人敢喜欢我”楚茈急急地辩解着,却不知道这不过是欲盖弥彰。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纪凌烟笑着说。

????楚茈刚想再说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楚茈噌地站了起来,走到角落接了电话。

????看着楚茈难得露出的少女窘迫的样子,夜涵笑了起来,低声对纪凌烟说:“看来,我们家这位大腐女名花有主了,真看不出她遮掩的这么好,要不是姚馨提起,我本就没注意到。”

????“楚姐姐也是该有个家了,不过我万万没想到楚姐姐会和郭宥清走到一起。”纪凌烟说着。

????“郭宥清”姚馨重复道,“凌烟似乎想得简单了,以楚茈的魅力,光一个郭宥清吗”

????“什么意思”纪凌烟不解。

????夜涵了然地一笑,对纪凌烟说道:“楚茈的恋情或许是一段混乱的恋情呢烟儿慢慢看就会明白了。”

????纪凌烟半知半解地点点头。

????“那个少爷,馨姐姐,我真该走了啊,有事情。”楚茈挂上了电话,急急拿过手提包,就朝外走。

????夜涵点点头,却是没有拦着楚茈。

????看着楚茈远去的背影,纪凌烟还是问了出来:“馨姐姐,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姚馨温柔地一笑,“凌烟知道郭家的族长吗”

????纪凌烟想了很久,才不确定地说:“郭苍”

????“对,我敢肯定,刚才那个电话肯定是郭氏兄弟之一打来的”姚馨信誓旦旦地说。

????“为什么”

????“看楚茈那害羞的模样就知道了。”姚馨解释道。

????“以前听楚茈说过,上次她带子殇去游乐园的时候碰上了郭氏兄弟。”夜涵说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纪凌烟自然是明白了过来,了然地对夜涵笑笑,计上心来,“涵,我们跟去看看吧我好想去看看”

????“好啊。”夜涵纵容地说道。

????道别了姚馨,夜涵带着纪凌烟打开了全球定位系统,尾随着楚茈跟到了一家高档咖啡厅。纪夜二人刚刚进入咖啡厅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楚茈和郭氏兄弟,与夜涵相视而笑,纪凌烟拣了一个能听到楚茈说话又不会被她发现的位置坐下。

????“你什么时候有空最近一直约不到你。”郭苍问道。

????楚茈一叹,“我也没办法,家大业大,抽不开身,再加上个任的主子便更加要命了。”

????看着满脸黑线的夜涵,纪凌烟捂着嘴偷笑着,继续听着。

????“难道你就不能赎身吗这么给夜家卖命”郭宥清关心地问。

????楚茈翻翻眼睛,嗔怒道:“你当我卖身啊还赎身”看着郭宥清一副可怜的样子,楚茈竟是放缓了语气解释道,“我是夫人带大,夜家就像我的娘家,为夜氏做事,我是心甘情愿的。”

????“宥清也是担心你来着,你也知道他向来有口无心的。”郭苍在一旁打着圆场。

????“你这个护短的哥哥,要不是我,你们俩到现在还弄不清关系呢”楚茈撇撇嘴,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

????“是是是我们的楚大小姐功不可没”郭苍竟是含笑应和着。

????纪凌烟和夜涵听了很近,直到楚茈离开,二人还是坐在咖啡厅里。

????“这半天,除了开始,他们竟然一直在聊耽美”纪凌烟缓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这就是理解和包容吗”

????夜涵面带笑意地点点头,“是啊对于爱人,应该给予理解和包容,这样两个人才能幸福。”

????“涵”纪凌烟嫣然一笑,握住了夜涵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一七、东华之行,启航扬帆 番外

????“真是的我不是从实招来了吗干嘛还要我去夏戎国啊呜呜我不想去啦”楚茈一边自言自语抱怨,一边收拾着东西。

????“都这个时间了,是谁这么不知好歹的来电话”楚茈有些光火地拿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无法显示号码”,更是一肚子怨气,“喂,谁”

????“不愧是红狱蝶,火气这么大”对方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玩味。

????楚茈一哂,放下了手中的衣服,坐了下来,翘起了腿,“哼,那又如何能查到我的号码,郭家果然名不虚传”

????“没想到,仅一次见面,红狱蝶就记住了我的声音。”对方的话听不出是在奉承还是讽刺。

????“我没有记住你的声音,而是你说话的感觉。”楚茈轻笑着,“你对女带着一种疏离。”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敏锐”对方似乎心情很好。

????“谢谢,你不是第一个。”楚茈回答道,“不过,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幽默”对方笑道。

????“我怎么不会我也是人,又不是人偶”楚茈反驳道,“这么晚了,不知道郭大少爷,找我做什么”

????“只是觉得你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没有回答楚茈的问题,郭苍径自说,“明明细心,可今天却如此大意地让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去坐那个过山车;明明知进退,却今天却似乎总是装傻”

????“你的意思我懂了,这么晚了,我也该歇了,有机会再聊吧。”说罢,楚茈挂了手机。

????哼让我离郭宥清远点我楚茈偏偏不是一个识相的人

????“喂,郭宥清,我是楚茈。”楚茈不客气地说着,“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陪“忘记我”的礼。我要去夏戎国玩,你对那个地方熟悉,当回导游吧”

????还坐在书桌前翻阅文献的郭宥清被楚茈一通电话打断了思绪,“去夏戎国什么时候”

????“三日后。”

????“嗯,好”郭宥清爽快地答应道。

????“咦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楚茈有些意外对方的爽快。

????“我正好三天后要去夏戎国拜访一个教授,我们正好顺路。”郭宥清解释道。

????楚茈感觉头上多出了三条黑线,“我发现我错得很离谱。”

????“错什么错”郭宥清不解。

????“没什么,你当我没说过。那三天后机场见吧”楚茈说道。

????“机场哦,不,这次我是做我家专机去。”郭宥清说道。

????楚茈磨牙,难得她想做一次客机竟然“好到时候我去你家专用机场。那我挂了啊”

????“等下,你知道我家机场在哪里”郭宥清同样很意外。

????“当然,你以为我是你吗除了专业的东西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像个书呆子。”楚茈半开玩笑地说着,“好了,三天后见。”

????“宥清,三天后去夏戎国,我陪你吧”次日清早用早餐,郭苍对郭宥清说道。

????放下杯子,郭宥清正视着郭苍,“不用麻烦大哥了,大哥族事繁忙,就不用陪我这个闲人了。”

????“宥清你,为什么这个和我见外”郭苍的心一紧,“小时候你明明很喜欢粘着我,总是跟着我,我做什么,你便做什么的,有什么都对我说”

????“大哥我已经长大了”郭宥清打断了郭苍的话,“再说这次已经有人陪我了。”

????“有人陪什么人”郭苍眯细了眼睛。

????“对,有人正好也要去夏戎国。至于什么人,大哥就没必要弄得那么明白吧”郭宥清皱眉,“我也需要隐私,请给我一丝空间不行吗”

????见郭宥清不肯说,郭苍只能放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兄弟之间的谈话总是不欢而散。郭苍不明白,郭宥清为什么会与他越走越远。他倒要看看陪郭宥清去夏戎国的到底是什么人

????三日后,郭家专用机场门口

????“你很准时。”郭宥清见楚茈下了车,迎了上去。

????“这是自然,作为商人自然要守时,而作为红狱蝶,在面对单挑的时候更要准时,不然就是输了阵。”楚茈笑得灿烂。

????“红狱蝶单挑”郭宥清不解。

????楚茈有些意外郭宥清的反应,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没想到,身在大家里,你竟然还能保持这份纯真,看来你哥很护着你。对了,你哥呢”

????还没等郭宥清回答,就听到身后郭苍的声音:“在这里,没想到宥清的同行人竟然是楚小姐。”

????楚茈微微一笑,“那又如何”

????“那就实在不好意思了,我已经答应宥清了,陪他一起去夏戎国,就不劳楚小姐大驾了。”郭苍的话带着浓重的拒绝和不善。

????“可是我没有答应”郭宥清很不给面子的反驳道。

????“宥清,你不知道,这位楚小姐可是不简单的人物,你和她在一起会有危险的”郭苍显得很焦急。

????“危险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危险大哥你太小题大做了,是不是大人物做久了都会疑神疑鬼”郭宥清的话中带上了几分鄙夷。

????“宥清”

????“好了,我该走了。大哥忙吧”不等郭苍说完,郭宥清就拉起一旁看热闹的楚茈往里走。

????见郭宥清不听,郭苍只能无奈地一叹,跟了上去。他实在不放心郭宥清和楚茈同行,郭宥清不知道,可他郭苍对楚茈可是一清二楚。他不清楚楚茈出于什么目的接近郭宥清,可他决不允许楚茈伤害到郭宥清。

????殊不知,这一行,却改变了三个的命运

????一一八、悠闲生活,惬意自在

????三年了,马上就要三年了想想这三年真是彩的紧

????夜子殇悠闲地坐在花园中的秋千上,欣赏着无边的风景,微微上扬的嘴角,说明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幽,该上课了”墨雅轻声提醒道。

????“是古先生的课吗”小人儿反问道。

????“是的。”

????“我不想再上了。”夜子殇像说着一件极平常的事情。

????“我知道了,那幽还想学”墨雅问道。

????“嗯现代经济管理”夜子殇想了想,晃着小腿,对墨雅招招手,“雅,秋千我荡不高了,你推我吧”

????“好”墨雅温柔地笑着,走上前,推起了秋千。

????“雅,难道你就不问我为什么不上了吗”夜子殇望着蓝蓝的天空问道。

????墨雅依旧带着微笑,回答道:“幽又不是小孩子,要上什么,不上什么,心里都清楚,我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还是雅最体贴”夜子殇笑了起来。

????墨雅莞尔一笑,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推秋千的手渐渐慢了下来。

????“雅”夜子殇不解地仰起头注视着身后的墨雅,影越来越大,直至一个温湿贴到了小巧的嘴上。

????缓缓睁开眼睛,夜子殇淡淡地一笑,说道:“你说我小娘亲什么时候回来呢”

????“听楚姐姐说,就是今天了。”墨雅抱起夜子殇往屋里走,“你身子弱,不易吹太久的风。”

????夜子殇撇撇嘴,“我哪有那么弱雅小题大作了。”

????墨雅摇摇头,“自从过山车事件后,我便再也不敢轻易放松了。”

????夜子殇藕臂搂住墨雅,送上了一个香吻。

????“小色狼。”墨雅玩笑道。

????“呵呵,我就是小色狼,专门色雅的”夜子殇的爪子上了墨雅的脸庞。

????墨雅只是纵容着夜子殇的动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夜子殇之间变得这么随便,似乎是在夜子殇说出自己故事的那天,抑或是更早现在的墨雅只想一心一意地陪在夜子殇身边,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着这小小的人儿。

????打发了古先生,墨雅端着一小盘布丁给夜子殇,见夜子殇正翻着一本厚厚的大书,认真地看着,可以三岁孩子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

????见墨雅来了,夜子殇放下了手中的大字典,接过了布丁高兴地吃了起来,原来的他并不喜欢甜食,可是他现在却偏偏喜欢墨雅做的甜食。

????“今天反正不用上那个无聊的课了,不如我们去练功房”夜子殇边吃着布丁边建议着。

????“可是”墨雅面忧愁色,却又被夜子殇堵了回去。

????“不要可是这个,可是那个了,我没事的,相信我。如果不锻炼的话,我就真的成弱苗子了”夜子殇扭着身体,撒着娇,对于孩子的身份他可是发挥的淋漓尽致,通常墨雅在他这种攻势下都会缴械投降,当然这次也不会例外。

????墨雅轻叹,“好吧,不过,我觉得可以了便要停下来。”

????“好,都依雅的。”夜子殇笑得灿烂,并将最后一口布丁送入口中,开心地嚼了起来。

????“没想到,古时候失传的武功竟会让我学了来。”一边抵挡着夜子殇的攻势,一边说道。

????“相互切磋嘛我也想雅变得更厉害啊这武功的东西就是要找人切磋,一个人多没意思啊”夜子殇说着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变慢。

????“幽真是练武的奇才,没几天的功夫,变得更好了。”墨雅由衷地说。

????“哪里是奇才,不过是我有前世的记忆,对武功涉猎较广,基础好些罢了。”夜子殇实话实说,“可是再好,现在也打不过雅啊”

????“那是因为幽还小,连三岁都不到。”墨雅打趣道。

????“还有十天就三岁了我真希望能快点长得和雅长得那么高”夜子殇嘟嘟嘴。

????墨雅但笑不语,可是手上动作却突然加快,一下擒住了夜子殇,将人儿抱在了怀里,“好了,已经打了四十分钟了,你的身体也到极限了。休息一会儿,我再带你去洗个热水澡吧。”

????夜子殇意犹未尽,却也住了手,乖乖地点点头,任墨雅给他擦干了汗。

????“幽的皮肤真好,软软的,很细滑。”用大浴巾将夜子殇包裹起来,墨雅笑着。

????“又不是女人,要这么好的皮肤做什么,再说了,我现在是孩子嘛皮肤好是自然的嘛我看雅的皮肤倒是好得紧呢”说着小手还戳戳墨雅的肌。

????“好了,我们打些爽身粉吧”将夜子殇放在床上,墨雅打开了爽身粉的盒子。

????“能不能不打啊我不喜欢这个味道。”夜子殇裹紧了身上的浴巾,往后缩了缩。

????墨雅笑着说:“幽也不是小孩子,自然懂得道理的,打爽身粉也是为你好了。”

????见墨雅毫不妥协,夜子殇知道撒娇也不管用了,嘟嘟嘴说:“好嘛好嘛”

????虽然墨雅平时很好说话,可是一旦他认定了什么事情,那么就绝对会坚持到底。夜子殇每次打爽身粉都会打喷嚏,所以他很不喜欢打爽身粉。

????墨雅笑着摇摇头,动作轻柔又利落地给夜子殇打好了爽身粉,便开始给夜子殇穿衣服,夜子殇的衣服都是楚茈和纪凌烟置办的,基本都是很可爱的小衣服,夜子殇是不喜欢,可是墨雅却觉得很好看。衣服刚刚穿好,纪凌烟和夜涵便回来了,可是话没说多久便去了姚家。

????“还是在少夫人面前,幽更像个孩子。”墨雅调侃道。

????“那雅喜欢我像孩子一样,还是像大人一样呢”夜子殇反问道。

????“都喜欢,只要是幽,我都喜欢。”墨雅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磨蹭了半天才小声地说。

????“对了,雅,十天后的生日宴会都请了谁”夜子殇问。

????“几乎所有名人都请了,这次毕竟是幽的三周岁生日,再者也是庆祝少夫人回来。”墨雅回答道。

????“天泉有没有请”夜子殇见墨雅的面色微微一沈,话锋马上一转,“人家国主这么忙,怎么会有时间来参加我一个小孩子的生日宴会呢,对不对”

????墨雅似乎有些无奈地一笑,坐在夜子殇身边,将对方搂入怀中,“我知道你想让他来的,所有我发了请帖,至于他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

????“雅不高兴了”夜子殇感觉心脏跳得有点快。

????墨雅摇摇头,“没有,毕竟幽还不能确定他和我到底哪个是你要找的人,是我奢望了。”

????“雅,这不是奢望,即便他是我要找的人,我也绝不会不要你的相信我。”夜子殇认真地对墨雅说道,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墨雅。

????“我相信你”墨雅露出一个笑容,虽然相信夜子殇的话,可是墨雅心中的不安却并没有减少,或许这不安来自于自卑

????一一九、子殇生日,百子晚会

????随着夜氏这两年的快速发展,在世界商业上排名已经已经由第三名跃居到第二,而对于第二巨商与第二巨商的联姻结果──夜子殇自然也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这次夜子殇三岁生日高调举办,自然是引起了各界人士的高度重视。

????这次晚会由楚茈一手办,地点定在了夜氏集团刚刚在泊乾市修建的夜氏大礼堂。大礼堂占地竟比国家大礼堂还要大上许多,从顶部看大礼堂是一个六芒星的样子,而从任何一个侧面看却是一个五角星的形状,这个设计是最着名的设计师进行设计的;内部装潢则是采用世界最先进最环保的材料,这种材料是刚刚研发出来的,目前市场上的的报价竟是高的吓人,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无力购买。其实这种材料的成本很低廉,但却要求很高的技术,而这项技术现在被夜氏所垄断,市场向来是物以稀为贵的,所以才导致市场上的价格高的惊人。

????这场晚会十分与众不同,而不同的原因就在于,这场晚会的主角不是大人,而是十岁以下的孩子。不仅如此,这十岁一下的孩子一共邀请了一百名,而这些孩子都是世界上有头有脸之人的孩子。在金钱无处不在的社会中,能与一名世界巨商攀上关系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所谓多条关系,就是多条财路。很多名人都是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毕竟这一百个名额代表着世界上前一百知名人的光环。

????其实这个百子晚会的想法是夜子殇想出来的,毕竟这么做实在是百利无一害。一是可以让他很容易地见到这些名人和名人之子;二是扩大夜家的人际网;三是他要看看这些名人之后,有哪些是需要拉拢过来的;四是可以较真实地看清这些名人的意图;五是这样的晚会比较热闹,他倒要看看同岁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子,也不至于今后露出什么破绽来。

????从三个月前就开始发请帖之后,似乎就成了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新闻都在这上面打转转,许多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而绝对的主角夜子殇却悠闲地过着他的小日子,完全没有受到外界一点儿的影响。看着那些所谓的名人如狗咬狗似的相互拆台对喷,夜子殇就是一阵冷哼。

????“雅,这贪婪的人,要名利的人无论什么时代都是有的”夜子殇看着新闻报道感叹道。

????“可是淡泊名利的人也有,比如昨天就收到xx有事不能前往参加的回帖,派人探查后其实幽生日当日,对方什么事情都没有安排。”墨雅微笑地回答。

????“每一个人都有欲望,只是需求的方面不同罢了。”夜子殇晃着手中的小勺子,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把墨雅逗笑了。

????“那幽的欲望是什么呢”墨雅反问道。

????“我”夜子殇想了想,“或许是快乐吧”

????“快乐”墨雅微微一怔,随即笑开来,“幽的欲望还真是特别呢”

????“权力、地位、财富、名声这些我都曾拥有过,所以我并不稀罕。当了太久的皇帝,看透了很多事情,现在发觉人这一生没有什么是比快乐更重要的了。”夜子殇认真地说道。

????墨雅温柔地笑着,将夜子殇吃光的盘子收走,端上了一小碟水果。

????“那雅的欲望是什么呢”夜子殇反问。

????“我我的欲望,或者说是愿望,那就是能看到你能每天快乐。”墨雅说得十分真诚。

????夜子殇握住墨雅的手,将小脸贴了上去,感受着对方温暖的体温夜子殇轻声说道:“雅最喜欢我了”

????墨雅一阵脸红,缩回了手,“臭美”

????夜子殇故意嘟起了小嘴,一副怨妇的样子,“雅喜欢上别人,不要我了。”

????明知道夜子殇是故意的,但墨雅还是不忍看到他这副样子,将夜子殇搂在怀里,细语安慰:“我哪有可能喜欢上别人,整日不知围着谁转。”

????“嘻嘻”夜子殇像只偷腥的小狐狸。

????“好了,早饭也吃了。准备一下晚上的晚会吧今天你可是小主角”墨雅抱起夜子殇往楼上走。

????“嘿嘿,我正好看看现在的小孩是个什么样子。”墨雅趴在墨雅身上说着。

????“反正不是幽现在这个样子。”墨雅打趣道。

????“我哪个样子了你说说啊”夜子殇贴着墨雅的耳际轻声说着,不意外地看到墨雅一抖,夜子殇坏笑了起来。

????“不像你这么坏”墨雅的脸泛着红晕。

????“我哪里坏了”夜子殇呼着湿湿的气息。

????“哪里都坏”墨雅微微将夜子殇拉开些距离。

????“那雅不喜欢吗”夜子殇笑得奇怪。

????“”墨雅沉默不语,只是加快了脚步进了房间,将夜子殇放在床上,开始动手给他换衣服。

????“雅不说,就是讨厌喽”夜子殇一副要哭的样子。

????墨雅轻叹,手下动作也停了下来,“哪有,我怎么会讨厌你”

????“那就是喜欢喽”夜子殇变脸的速度实在是快,见墨雅低头又开始动作,夜子殇笑道,“我知道的,雅不好意思。”

????“快些了,时间就要到了呢”墨雅看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七点,因为顾及到孩子的作息时间,晚会开始的时间很早。

????“嘿嘿,我知道啦”夜子殇笑得灿烂,配合着墨雅,加快了动作。

????这样的盛会自会是热闹非凡。刚刚过了十六点,大礼堂就聚集了很多的人,很多家媒体也在场,做着现场转播。大礼堂中聚集了很多孩子,而这些孩子的家长也跟在一旁,有说有笑。纪凌烟、夜涵也已经到场,姚馨、郭氏兄弟等一些名流也汇聚一堂。

????“杞岚你也来了”见萧杞岚抱着一个小婴儿进来,纪凌烟迎了上去。

????“我怎么不能来那个暴力女也给我请帖了呀”萧杞岚笑着说,“告诉你哦,我是背着某人来的哦”

????纪凌烟扶着萧杞岚往里走,“那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轩,天天给我进补,身体能不好吗你看,我都吃胖了。”萧杞岚指指自己的脸。

????纪凌烟笑笑,让萧杞岚坐下。

????“对了,你儿子呢我还没见过他呢”萧杞岚四处张望着。

????“他啊,是个人小鬼大的小屁孩。”楚茈接话道,“喂,小气岚你也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今天不和你吵,暴力女。”萧杞岚似乎心情异常的好,逗着怀里的宝宝。

????“你”楚茈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门口的司仪高喊道:“夜氏长孙夜子殇到”

????一二0、你我同在,笑傲尘寰

????因为这句话,众人的目光聚集到了门口。

????一个小小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身红色金边的小衣服,衣服上绣着百寿图,粉嘟嘟的小脸很是可爱,大大眼睛十分有神,不同于同龄孩子的单纯,小人儿的眼中透着参透一切的清澈。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怯场或是有羞涩,徐步地踏入会场,如帝王般的气势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小人儿身后跟着一名英俊的青年,青年一头飘逸的短发,一双栗色的双眸如古井一般毫无波澜,一身白色的燕尾服,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毫不在意周围的议论声,夜子殇大步往纪凌烟方向走。

????“殇儿怎么来得这么晚还不给大伙赔个不是”纪凌烟含笑说道。

????夜子殇顺从地点点头,转身面向众人,有礼地说道:“今天是子殇的生日,却是最后一个来的,实在是抱歉。”

????见夜子殇落落大方,众人均是点点头,异口同声地说着:“无妨没事哪里哪里”

????“没想到孙少爷小小年轻,却这么有礼,实在是比我家的小子好了不知道有多少。”一名年岁较大的男人奉承道。

????“您过奖了,不过是多吃了一份苦罢了。”夜子殇回道。

????“不知孙少爷这话何意”男人不解。

????“妈妈告诉过我一句话: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夜子殇意有所指地说。

????“孙少爷果然是聪慧过人,小小年纪竟能懂得这个道理。”男人不再接话,想起他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孙子,男人就长叹了一声。

????见男人不再纠缠,夜子殇对众人说道:“今天是我三周岁的日子,希望各位放开玩,玩得开心。”说罢,对身后的墨雅低声说了什么后,往内礼堂走去。

????“幽,人都来了。”将一百名孩子领进了内礼堂,墨雅温柔地笑笑。

????“嘿嘿,那么我们的测试游戏开始了哦”注视着礼堂内表情各不一的孩子,夜子殇露出了一个有成竹的笑容。

????内礼堂是孩子们热闹的天堂,而外礼堂则是大人相聚的地方,而众人的焦点自然是纪夜二人。

????“您好,我是每朝日报的记者,您现在可以接受本报的独家采访吗”一名女记者带着职业的笑容问纪凌烟。

????这次采访实际上是事先预约好了的,每朝日报是粼伊诺斯最有影响力的报纸,在世界上也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毕竟世界上很多知名企业或是知名人士都居住在粼伊诺斯。至于这次的采访是纪凌烟提出的,夜涵没有反对,只是宠溺地将爱人搂在怀里。

????“可以,这边请”纪凌烟微笑着将记者引向了礼堂内两个主位旁边的位子上。

????“很荣幸能采访您,因为之前无论是您还是夜先生,几乎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您和夜先生几乎是谜一样的人物。”女记者一身白色整洁的正装,开始了今天的采访。

????带上服务生送上来的小麦,瞥了一眼礼堂里的众人,回答道:“谜其实也没什么的,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着无限的遐想。说实在的我们也是人,也有一个鼻子,两个眼睛。”

????“没想到夜少夫人这么幽默,那么今天恕我冒昧了。”女记者微笑着说,见纪凌烟点点头,女记者问道,“我们都知道二位的感情一向非常的好,婚后生活也很恩爱,从未传出什么绯闻2,我们都很想知道两位,是如何认识、相恋,到最后相知”

????夜涵对纪凌烟一笑,回答道:“要说认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简单的说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对从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开始”夜涵的眼睛注视的纪凌烟,眼中满是温柔。

????“未出生时就开始了那真的是很早,那这么说两家人以前关系就很近吗”

????夜涵摇摇头,“我们两家只是从上代开始才开始走近的。”

????“那这门亲是双方父母定下来的吗”

????“算是,但也不完全是。父母只是希望两家能联姻,但实际上却让我们自己决定。”纪凌烟回答道。

????“很开明的父母呢”女记者感慨道。

????“是的,所以我和他是自愿结合,自愿在一起的。”纪凌烟看了一眼夜涵,眼眸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

????“美满的婚姻,可爱懂事的孩子,真的是很让人羡慕呢”女记者由衷地说,“那二位有没有想过要给我们今天的小寿星添一个弟弟或是妹妹”

????纪凌烟看着女记者,摇了摇头,“即使我想,可能也是不行的了。”

????“此话怎讲”

????纪凌烟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一旁的夜涵。

????“受一次苦已经够了。”夜涵握住纪凌烟的手。

????“没想到夜先生是体贴的丈夫。”女记者有些意外,对于夜涵在事业上的雷厉风行她早就知晓,却没想到这样一个狠角色却是个温柔的丈夫。

????对于女记者的夸奖,夜涵也只是微微颔首,可纪凌烟却觉得很有自豪感。

????“那一个孩子岂不是很孤单”

????纪凌烟摇摇头,“不会的,今天的他不就可以很开心的和大家一起玩了吗”

????“这么一个晚会是夜少夫人想出来的吗”

????“不,是殇儿自己。”纪凌烟如实回答。

????“自己”女记者有些吃惊。

????“对,是他自己,对于他的管教,我是比较开放的。”纪凌烟依旧如实地回答。

????“听您刚刚这么一说,那夜子殇岂不是既是夜家的继承人,也是纪家的继承人,我曾听说姚家的家主似乎也有意让他继承家产,请问情况是这样的吗”

????“确实如此,在法律上殇儿已经认姚家家主为义母,拥有了继承权,但这只不过是姚家家主对殇儿的喜爱,至于最后如何决定还是要看姚家的。”夜涵解释道。

????女记者点点头,继续问道:“最近两年二位一直热衷于慈善事业,请问是什么触发了你们这样做”

????“是一场让人无法忘记的大灾难是感同身受有的时候处在太优越的环境里就会忘记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是富有的,还有许多需要帮助的人,而很幸运的是我们有帮助许多人的能力,所以我们选择了慈善事业。”

????“让我们都没有想到,身处世界最顶端的二位竟能这么想”女记者的眼圈微微泛红,“其实我的家也是在那次大灾难的遇难者,而正是二位的援手让我的家乡得以重建”

????女记者站起身来,向纪夜二人深深了鞠了一躬,“谢谢谢谢你们还记得世界上的穷人二位是当之无愧的站在顶峰,笑傲尘寰的人。我代表千千万万的穷人祝福你们幸福”

????第二部 完<dd>